心理咨询师小丽谈:“阴滋病”和“恐艾”

本文为合心理工作坊咨询师小丽原创文,谢绝任何方式的转载!

第一次听说“阴滋病”,是从R那里听说的。

R当时找到我,说怀疑自己得了“阴滋病”。

“阴滋病”?

我脑子里打了大大的问号。在R跟我说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我只知道“艾滋病”。

R向我描述了自己的症状表现:

类似感冒,感觉有点低烧。全身似乎隐隐的关节疼。浑身不舒服。但是R确信自己没有感冒。

我问他有没有去医院检查一下。他说没有。我建议他最好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到底身体有没有什么病症。

R答应了,可是还是又跟我诉说自己怀疑自己是阴滋病。

进过询问,我整理出来一点线索。

R在网上泡论坛,有专门的“阴滋病”论坛。在论坛里,坛友们诉说的症状和R自己的很相像。甚至有说“阴滋病”是一种刚被检测出的新型病毒。

于是,我也上网搜索了一下。我发现了一些新的线索。

在阴滋病的论坛中,我发现除了大家诉说的类似感冒的共同症状之外,实际上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大家几乎都有过危险性行为,几乎都是找过小姐。

发现这一点后,我又跟R聊了一次。这一次我单刀直入地指出我的发现—危险性行为。

我告诉R,首先,“阴滋病”并不是什么新病毒,它在很大程度上跟恐惧艾滋病有关。怀疑自己有“阴滋病”的人,多数是因为有过危险性行为之后,陷入恐惧感染艾滋病的异常焦虑的心理状态中。这种恐惧和焦虑十分严重,以至于出现躯体症状,就是所谓的“阴滋病”类似感冒的症状。

我问R近期是否有过危险性行为。

R的回答是否定的。

本文为合心理工作坊咨询师小丽原创文,谢绝任何方式的转载!

但是,R对我讲述了他去外地出差,因为各种原因只能住在一个较偏僻的低档酒店。R说感觉酒店特别脏,自己又没有带自己的毛巾、床单。

R一直耿耿于怀的,是他看到酒店的卫生间里有一条浴巾特别脏。不是浴巾没更换,而是浴巾上面有一块好像洗不掉的污渍,R觉得那像一块血迹。

R的性格偏内向,不爱惹麻烦,就自己将就着用了浴巾。然后就总怀疑浴巾上是不是有艾滋病毒什么的。

另外,R之所以会想到艾滋病,是因为R在酒店乘坐电梯时,遇到了一个穿着暴露浓妆艳抹香气刺鼻的女子,R说由于电梯间窄,人多,R和那女子无意中胳膊碰了一下。

R说住酒店晚上听到隔壁就是很大的叫床声,他就会联想起小姐经常出入,就感觉自己睡的床也特别脏。

另外,R还提到一件心里特别不痛快的事,就是那里蚊子很多,R被蚊子咬了。R很担心会不会文字把艾滋病毒传播到他身体里了。

除了上述这些,R确认自己没有危险性行为。

作为心理咨询师,我认为R对于“阴滋病”的怀疑,纵然有点过度,这一方面肯定跟他的科学认知有限有关,不过另一方面也一定有他的人格基础。我做心理咨询一般是先从浅处入手,如果解决了认知问题,他就没有问题了,那就不需要去对他的人格层面开刀。

本文为合心理工作坊咨询师小丽原创文,谢绝任何方式的转载!

所以,我先给了他这些科普

  • 污渍浴巾:浴巾清洗晾晒过的,上面没有新鲜的血液,所以不可能有艾滋病毒。

  • 艾滋病毒主要通过血液和性传播,就是母婴和性交行为。日常的接触,比如握手、拥抱都不会造成传播、感染。所以,床单也不会让你感染艾滋病。

  • 当然,在电梯里碰到那个女子的胳膊,也不会让你感染艾滋病。

  • 再说蚊子,虽然蚊子会传播一些疾病,但是让蚊子叮一下就感染艾滋病还是不太可能的。因为,蚊子太小了。想要感染上艾滋病是需要一定当量的病毒数量的。病毒少了也是不够用的。

R听了,稍微能轻松一些。但是对于被蚊子叮了这事儿还是耿耿于怀。于是我建议他,那就去抽血检查一下,如果检查了,没事,不就可以彻底放心了嘛。

R同意了。

本文为合心理工作坊咨询师小丽原创文,谢绝任何方式的转载!

R确实去做了体检。检查结果是阴性。没有任何感染迹象。

可是,R体检后再见到我时,虽然已经能笑了,但是还是有点惊魂未定的感觉。我建议他要是还是感觉心情不够放松,就做几次心理咨询。

R本来答应了。可是呢,紧接着R的家人住院了,R就忙碌起来,一边忙工作,一边还要去医院看完病人家属。

这样一来R就不能来做心理咨询了。可是,这一忙起来,R也没空担心自己了。尤其是家人住院这件事,R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就得家里家外的撑起来,于是R的心病也就没有了生病的空间。

这也不错,本来心理咨询的目标也是让来访者能够良好地适应现实生活。R既然表现出良好的适应性,不再被此心病所困扰,那就可以呗。

本文为合心理工作坊咨询师小丽原创文,谢绝任何方式的转载!

PS:这是小丽的沙盘游戏治疗室

心理咨询师小丽谈:“阴滋病”和“恐艾”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