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理咨询史:因被裁员而起一段咨询

本文首发于合肥鱼树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版权归鱼树心理所有,禁止转载。

我的心理咨询史:因被裁员而起一段咨询

这几天42岁中兴员工被辞坠亡的消息又火了一把,关于“中年危机”、“大龄程序员”等相关议题又引发了许多讨论。如今事实真相如何尚未最终揭晓,没有调查我也不想对此妄加评论,我想回忆和分享的是我去年在思科被裁员时进行的十次心理咨询的经历。

2016年11月,继上次8月份的裁员之后,思科又进行了一波裁员,而我就在11月的这波裁员范围内。不仅仅是我,大部分的中国的产品经理都被波及,11月得到通知,12月解除劳动合同。我在2005年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之后就来到这家公司,当时的工作,是我唯一的一段工作经历,长达11年多。毋庸置疑,我对这份工作是很有感情的。

可能是当时思科裁员频繁,也或许是有所谓的第六感吧,我早早地就开始了焦虑,也在被裁员前就开始了我的这段心理咨询。比如我会反思我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好,我会向同事了解裁员的动向,我会询问被裁员的人除了离开是否还有任何内部的其它机会,我会关注曾经被裁员的人们是否已经找到工作以及他们去了什么地方,我会关注裁员的大礼包有没有什么变化等等等等。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被裁员是个不错的选择,他们可能觉得他们的工作无趣,反反复复写来写去就那么些代码,然而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我真的没有准备好迎接裁员的到来。

依然记得那个夜晚,在午夜时分突然收到一个日历事件更新的消息,每两周一次和我德州老板的会议这一次不再是仅仅通过WebEx进行,而是加入了一个网真会议室——这是8月份离开的组员告诉我的最容易识别的裁员谈话的标志。我知道那一刻终于来了,它是真的,不是传言不是瞎担心,而是真的告别的时候到了。我很快跟我的老板进行了迅速的交流,很快发出了我的告别邮件,和我美国的几位好友打了招呼,关上电脑,洗漱完毕,奔向我老公所在的地方。开车走在凌晨三点的马路上,车辆很少,灯光很耀眼,我的心中一半是平静,一半是忐忑。

我的心理咨询史:因被裁员而起一段咨询

感谢我当时的老板,他也给了我很多的认可,以上图片是他给我的推荐信中的一部分。

熟悉心理学的朋友可能会想到,是的,我面对裁员这里面最大的问题根本不在于是不是可以在接下来找到更好的工作,不在于是否是公司无情,不在于是否是中年危机,这里面最大的伤害可能是它又唤醒了我的分离焦虑,那种被抛弃的恐惧。当然这对于不同的人可能是不一样的。对于我来说,我对这个公司这份工作投入了很深的感情,它带给我的触动也就更大一些。

我和我的咨询师当时一起工作了十次,不是一周一次,而是很密集地交流。这可能是我最最淡定的一段咨询关系。有时候我只是倾诉,诉说我的所有的想法我的感觉。有时候我又提到我的梦境,我那时候真的做了很多很多有代表性的梦,我梦见去美国出差的情境,梦见考试,梦见我要到地下去坐火车,梦见有三只很大的小丑鱼死了。当然,早在几年前我每天早上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忆昨晚的梦并分析它,大多数的梦我自己都能够理解得很好了,然而有一位专业人士陪伴着,我们还是更深入的探讨了一下。有时候我又开始畅想未来可以做的事情,有什么样的工作机会,给自己多少时长去调整和选择,如何安排自己在心理咨询行业的实践,等等等等。

不得不说,现在回顾的时候我还是对我自己这个时长的努力非常认可的,借着这次机会我又一次加深了对自己的理解。我后来在被裁员不到1个月的时长里,拿到了我合肥鱼树心理咨询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告别过去,崭新的生活很快就开始了。

当时的咨询关系是一种陪伴、一种认可、一种鼓励、一种引领,我不能说它是十全十美的,这世界上极少有十全十美的东西,然而回顾这段咨询经历,虽然时长不长,然而对我来说还是很有意义的。

本文首发于合肥鱼树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版权归鱼树心理所有,禁止转载。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