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憨的婚事

老憨的婚事

1

老憨是村里的名人。出啥名?憨呗。老憨啥人?有名的傻子一个,老实巴交,三巴掌打不出个屁。

村里人都知道,老憨,自幼父母双亡,靠吃百家饭长大。由此,养成了自卑性格,见人低三分,就是说话,也巴不得想把脑袋埋进裤裆里。最多的时候,老憨在路上见了村里人,就会嘿嘿一笑,而后急匆匆闪走。

老憨三十多岁了,仍然单身,没有人愿意把闺女嫁给没本事的老憨。

有一天,村里好事者截住正走路的老憨。站住!老憨。

哎哟!我的妈呀!老憨被吓了一跳,哆嗦一下。再一看都是村里熟人,脸上立马多云转晴天,粗声粗气地嘟囔一句:嘿嘿,我当是谁咧?!

好事者逗他:老憨,给你说个媳妇吧?

老憨眼睛一亮,嘿嘿一笑,真的?假的?老憨力争从对方脸上寻求答案。

哈哈哈……好事者不怀好意的笑声,打破了老憨的希望。

老憨脸上越发羞红了,后悔刚才不该问是真的假的。然后挪动着身体,移开目光,嘴里支支吾吾地里唧哝着,不跟恁说了,逗人咧……

哈哈哈……身后又是一阵笑声,老憨恨不得长对翅膀飞走。

2

邻居张奶奶最心疼老憨,是看着老憨长大的,十分同情这个不幸的孩子。从小时候,老憨的许多生活起居都是张奶奶张罗照顾的。张奶奶更是天天为老憨的婚事发愁。

突然有一天,张奶奶掂着小脚来到老憨家里。憨子,憨子!张奶奶离大远就可喉咙喊。

喂。听到张奶奶喊,老憨放下手里活计,站在门口,看着奶奶,傻傻地笑着,轻轻应了一声,声音小得怕吧蚂蚁吓死。

这个憨小,看这院里跟猪圈有啥区别,你就不能把这屋里收拾利落?!张奶奶抱怨着,径直晃到门前。

奶奶,你,来了?老憨咧嘴一笑。

去,给奶奶搬个板凳来,张奶奶唤着老憨,叫我坐这说,有你好事啦!

老憨从屋里搬出一个木墩子,放到门口,用衣袖擦擦,又吹口气,搀着奶奶坐下。

来,憨子。奶奶招呼着老憨,你也坐下。老憨顺势就地而坐,嘿嘿一笑,望着张奶奶。

憨子,你今儿个准备准备,理理发,换身新衣服,明个啊,到我家去,人家给你说了个媳妇,咱见一见。张奶奶兴致勃勃,滔滔不绝。

奶奶,算了,没人,要我。老憨羞红着脸推辞,他自己知道自己能吃几个馍,以前见过的有七八个了,没有一个相中自己的。

嗨,憨子,这次可不一样啦!奶奶向前挪挪墩子,压低声音,神秘地说,这次,是个离婚茬,带个小孩儿,还不到三十岁呢!咯咯咯……

人家啊,条件不高,只要人老实能干就行,咱憨子正好符合条件呢。咯咯咯。奶奶越说越高兴,差一点从墩子上翻了,稳定了一下,说,俺憨子的鸿运来喽!

老憨的脸这个时候就像猴子的某个部位,他仿佛觉得那个漂亮媳妇已经钻到了怀里一样,美的不能行。

就这,我走了啦,你准备准备,明天上午早点去我家,别忘啦!张奶奶千叮咛万嘱咐。

老憨送走奶奶,心里美滋滋的,心里盼望着明天早日来临。

3

第二天,张奶奶家。堂屋里,老憨穿灰色西服、蓝裤子,白色没有鞋绳的运动鞋,戴一顶鸭舌帽。

老憨坐在八仙桌右侧老圈椅上,不停地向外张望,不知道一会儿奶奶领来的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忽然,外面热闹起来。啊,来了!老憨开始不安起来。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手也不知道咋放。

说话间,奶奶已经进来,身后是一位俊俏的时髦女人。

憨子,快,来客人啦!奶奶招呼着老憨,端水,端水。老憨赶紧端起桌上水杯,递向客人。

不用,不用。客人吃惊地看了一下老憨。还发现,水杯是空的,轻笑了一声。

张奶奶看到了老憨颤抖的双手和空杯子,瞟了一眼憨子,说,快去,暖壶在桌子上。

三人坐定。张奶奶介绍说,这是憨子,老实能干,有房有地,家里不缺钱;这是莉莉,年青漂亮,聪明勤快。

随着张奶奶介绍,老憨和莉莉俩人互相对视,老憨紧张得身体哆嗦,眼睛看着自己胡乱抖动的手指。莉莉看着眼前古怪穿着、举止做作的憨子,扑哧笑了。

你们慢慢说话啊,我去喂喂鸡呢。张奶奶说着,向憨子努力地挤挤眼。憨子站起来,着急地说,奶奶,你眼咋了?

我的眼花了,没事,你们俩说话吧。我去喂鸡。奶奶无奈地摇摇头。

奶奶,我去喂鸡吧!老憨走上前去。

不用!奶奶大声说道。听到奶奶不高兴了,老憨回到了座位上,偷偷地瞄了莉莉一眼,触电般又闪开。

莉莉止住笑,逗乐般对老憨说,你叫啥名啊?

憨,赵老憨,其实,俺不憨,不憨。听到女的问,老憨也不敢直视,望着院里奶奶的背影。

爹娘呢?

死了,不管我,死了。

你多大了?

可能三十了吧,我去问问奶奶吧。

不用,不用。

哦。

你平时都干些啥?

种地,玉蜀黍,麦,还有红薯呢。还喂两只鸡。还在村里盖屋打工……

我离过婚,还带着孩子,你嫌弃不嫌弃?

不,不嫌。

那你能养活俺娘俩不能?

能,能,就只当是养了一大一小两头猪……

啊!你说啥?!滚——

莉莉破门而出,张奶奶也没拉住……

老憨又恢复了往日平静。他和莉莉见面的事,只是让他光彩的历史又多了一页,发展了村里人们街头巷尾的笑谈。

老憨经历了多次这样的见面失败,就不打算再找了。命里没有,也别强求,老憨想。

4

过了国庆节,老憨和本村村民一起到镇上打工盖楼。老憨虽说迟钝,干技术活不行,但老憨有的是力气,搬砖和泥运水泥这些体力活不在话下。老憨干活舍得出力,不耍滑,不偷懒,深受工头赏识。

这天,工地上正在使用的彩砖用完了,急需人去另一个工地拉些。工头自然想到了老憨。

老憨拉着板车出了工地。大街上熙熙攘攘,摩肩擦踵。老憨环视着身边的热闹,光显自己眼睛不够用。

老憨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突然看到前面一群人围在一起,大家都伸长脖子往里看,不时还有阵阵骚动。

老憨也是人,爱看热闹,便走过去,站在板车上,隔着人头看过去。这不看不打紧,一看让老憨震惊了。

只见地上躺着一位白发苍苍的大娘,口吐白沫,身体抽搐。一辆女式自行车倒在旁边。

老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只听到身边几个大婶在议论。

这是咋回事啊?

听说老太太出来买菜,犯病了,摔倒了。

哎哟,多可怜啊!

是啊,你看,也没人管。

看你说的,谁敢去管啊,到时候说不清了。

也是,这年头,少管闲事为好,免得自找麻烦。

可,这,要出人命的啊!

……

喂,让开,让开!老憨不知哪来的勇气,大声吼着,往人群里挤。群人都小心躲闪着。

老憨来到大娘身边,在两位大婶的帮助下,背上大娘,分开人群,就往镇医院跑。

急诊室里,老憨向医生说明情况,代家属签了字。医生们紧张地忙活着,老憨站在门口焦急地等待。

医生出来了,告诉老憨,老太太是重型癫痫突然发作,已经脱离危险。使得着是送来及时,再晚一会儿就有生命危险了。老人需要住院治疗,去办手续吧。

老太太脱离危险,老憨放心了。他摸摸上衣口袋里今天才发的三千块工资,厚厚的还在,就毫不犹豫地去办了住院手续。

病房里,老太太已经醒来,他已经从医生口中得知了事情原委,望着床前的陌生人,不禁老泪纵横。

娘!娘!莉莉风风火火旋风般冲了进来,扑到床前。娘,您咋样了?

妞啊,我没事了。多亏这位好心人啊!老人指指旁边的老憨。人家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是你?赵大憨?你?莉莉?

老憨和莉莉都吃了一惊。俩人的脸都刷地红了。

妞,你们认识?老人也吃惊了,要坐起来。

别动大娘,您需要休息。老憨走上去,和莉莉一起扶住老人。

是,认识,不,不认识。莉莉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大娘,我去给您打水去。老憨的脸比猴子某个部位还红,说着掂着暖瓶出去了。

老憨打来水时,看到大娘在莉莉的帮助下,已经坐起来。老人望着老憨,高兴地点着头,嗯,好好,真好!我满意。咯咯咯……莉莉红着脸,把头扭到了一边。

大娘,我走啦,我还得去工地咧。老憨倒上水,搓着手,羞红着脸,转身就走。

妞啊,快去,快去!快去撵上他,说啊!大娘说着,推走莉莉。

娘——,莉莉嗔怪着,开门去追老憨……

來源:简书 作者:雨中男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