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我有病,所以给我找了心理医生去看,那到底是谁有病

你说我有病,所以给我找了心理医生去看,那到底是谁有病第十一章

霖天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过来,我看他一脸的憔悴,就知道师兄现在的处境很不好。霖天为难的看着我,我知道他是怕刺激到我,影响我的恢复。我对他点了点头,霖天才不情愿的告诉我。

和我想象的差不多,师兄确实出了事。察朗和师兄是表兄弟,但师兄是察猜家族唯一的继承人,从小就一直被当成家主培养。察朗之前一直没在T国,直到四个月前,才回到T国。他一出现,就笼络了一半的家族元老,加上又有唐门的支持。他在三个月前发动了家族政变,把师兄从预备家主的位置上赶了下去,自己成为了现任家主。

霖天只是大体说明了事情经过,但一直没说师兄的情况。我皱着眉看着他,霖天才又不情愿的说“察朗本来要杀了察泰,但察泰手下的人拼劲全力,杀出重围,保护着他离开了T国。自从他离开T国后, 就没人知道他目前在什么地方。”

我能猜出师兄现在在哪?察朗出现在C城,绝不会是巧合。以他的身份,让他亲自出动,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师兄在这里,就在C城。

我心中突然涌起一阵苦涩,师兄不远千里的逃命来这里,一定是为了来见我。我很了解他,在他心里,什么家主之位,荣华富贵,对于他来说,都是过眼云烟。他在乎的,是亲情,是真心对他好的人。

想到师兄可能在这里,我又担心起他的处境。不过,这里是C城,就算察朗有通天的本事,在异国他乡,也施展不开。我比划着让霖天帮我找纸笔来。霖天把纸笔找来,又把我扶了坐起来。我靠在床上,拿着笔,快速的写了几个字。

霖天不解的看着我“察泰怎么会在这里?”随即他明白了,他点点头,“以察泰的个性,在他离开之前,一定会来见你。好,我明白了,我马上派人去找他。不,我亲自带人去,察泰不仅是你的师兄,也是我的好兄弟,我不会让他出事的。”

察朗在这里,我们不能大张旗鼓的到处找人,要是惊动了察朗就麻烦了。我拿起纸笔,继续写下:秘密行事,师兄的仇人也在C城,决不能让他们先找到师兄。

霖天不解的问我“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没有回答,霖天也不再追问,“好,我马上就出发。这里有克罗斯在,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但你一定不能着急,安心养好身体等着我,我一定把察泰完好无缺的给你带回来。”

我又在纸上写了习惯两个字,是提醒霖天,让他按照师兄的习惯去找人。霖天明白我的意思,他点点头,“我知道了,那我走了。”

霖天离开后,我悬着的心才稍稍放松了一些。只要我们在察朗之前找到察泰,那察泰的危险就会减低很多。但我担心,察朗会在我们找到察泰之前,发现我和察泰的关系,到时候,他肯定会来这里要人。

我只好尽量往好的方向去想,我和察泰之间的关系,除了少数几个人知道外,就没其他人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察朗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和察泰的关系。

我又在病房里呆了两天,在麦加利医生的保证下,克罗斯才同意我去花园里散步。我和克罗斯慢慢走在花园中,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出来散步,可是我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又容易胡思乱想。

我站在一蓬菊花前,定定的看着怒放的菊花,心中不断的在谋划着要怎么帮师兄和我自己脱离目前的困境。我正在思索中,身后传来脚步声,有两个男人走了过来。

我回头,是王子秋和夏景龙。

王子秋高兴的快步走上前来,高兴的问“女神,你恢复的怎么样了?”

这个男人,油腔滑调的,我看了眼慢悠悠向我们走来的夏景龙,用眼神询问王子秋,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王子秋有些腼腆的笑了起来,我是第一次发现一个男人笑起来,原来也是可以用清纯这个词来形容的。

“我担心你,问那些护士小姐,她们告诉我们你在这,我就拉上表哥来这里找你了。”

夏景龙也走了过来,一脸嫌弃的看着王子秋。这个男人,到哪里,都是这么傲娇。

我随即弯下腰,对夏景龙行了一个礼,意思是感谢他那天帮我解毒,自从我醒过来,我还没正式的谢过他。

夏景龙摆摆手,指着王子秋说“你别谢我,要谢你谢他。要不是他死缠烂打的缠着我,我也想要还你的人情,我才不会这么麻烦帮你解毒。”

王子秋一脸的笑意,“女神,你可千万别谢我,像你这么美的女人,为了你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义无反顾。”

夏景龙骂道“白痴。”

王子秋在我面前被夏景龙骂,面子有些挂不住,他反驳说“你才是白痴。”

夏景龙皱眉,“我看你是皮痒了。”

王子秋显然有些怕夏景龙,被他这么一瞪,顿时不情愿的闭上了嘴。

自从夏景龙救了我一命,克罗斯就把夏景龙视为恩人,他在我们这里养伤的这几天里,克罗斯都给了他最好的照顾。

在夏景龙和王子秋刚过来,克罗斯就已经让人去准备水果点心了。我们刚聊了一会,他就准备好了一大桌子的下午茶。克罗斯是Y国人,听说他出生于一个古老的贵族家庭里。只是随着时长的推移,这个贵族没落了,但他身上却继承了这个贵族流传下来的血统和气质。

他准备的下午茶,也是严格按照过去贵族们的喜好准备的。之前我过来的时候吃过一次,种类丰富,形状漂亮,让人吃过一次之后就难以忘怀。

今天他又特意准备了满满一桌,王子秋打量了一眼后,笑了起来,“表哥,你现在还敢说你家的厨子是最好的。”夏景龙哼了一声,没搭理他。克罗斯招呼两人入座,两人也不客气,坐下后就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我因为伤口还没痊愈,这几天都是依靠输液维持营养。克罗斯在我面前放了一个精致的骨瓷小碗,白色的底上绘着粉红色的蔷薇花和绿色的叶子。这个碗的画工技艺超群,这些蔷薇花看上去栩栩如生。

我又看向桌上的其它餐具,发现咖啡杯、茶壶、装满糕点的盘子,都画着蔷薇花,原来这套餐具是成套的。

克罗斯见我打量着餐具,笑着说“这套餐具是我家族流传下来的,有上百年的历史。我觉得您用它正好,就擅自作主的拿了过来。”我对他笑笑,以示感谢。

克罗斯指着我面前的瓷碗,说“我问过麦加里医生了,您现在可以适当进食一些流质食物了。碗里的是山泉水,我放了几滴花蜜。您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我知道我自己的情况,但克罗斯也是为了我好。我端起碗,轻抿了一口,一股花香直扑脑海,精神也随之一震,但瞬间巨大的苦味又从舌尖传入我的心里。我皱着眉,把碗放下,对克罗斯抱歉的笑了笑。

克罗斯叹了口气,对我说“嘉利娅,您还记得我之前和您说过的柳明阳医生吗?这几天他一直都住在庄园里,一会,我请他过来,好吗?”

夏景龙听到克罗斯的话,笑了起来,“你们说的柳明阳,不会和我认识的柳明阳是同一个人吧?”

克罗斯问他“你认识柳明阳医生?”

夏景龙嘲讽的笑了起来,“那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利用心理医生的身份,不知占了多少女人的便宜。”

“没想到,我留给给夏公子的印象竟然是这样的,作为一名心理医生,被夏公子这样误会,我还真是惭愧。”

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们身后,我们大家转过头,一个戴着眼睛,儒雅气质,年纪约35岁左右的男人走了过来。

他微笑着看了眼众人,向我点了点头,“九小姐,您好,我叫柳明阳。”

夏景龙站起身来,“柳明阳,你是什么东西,你心里清楚。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奉劝你一句,你面前这个女人,和其他女人不同,你要是敢打什么主意,你的下场一定会很惨。”

随即招呼王子秋,“我们回去,有这种东西在这里影响食欲,还怎么吃下去。”王子秋无所谓的站了起来,和我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和夏景龙一起离开。

柳明阳拦住夏景龙,“夏公子,我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得罪夏公子了,我在这里向你赔礼道歉。”

夏景龙哼了一声,“你算什么东西,你还不配向我道歉。”他粗鲁的推开柳明阳,大步离开了。

我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发现柳明阳还真是个人才,就算被人这么奚落,他还能镇定自若,面不改色。

柳明阳看着我,笑着说“九小姐,让您见笑了。”

虽然夏景龙警告过我,但我也不可能听他的一面之词,就把柳明阳赶出去。他是克罗斯请来的人,看在克罗斯的面子上,我怎么都会让他给我治疗后,再决定要不要让他离开。

我对柳明阳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柳明阳微笑着坐到我的对面。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