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树人心理咨询案例

画中的“我”

芊芊,大学二年级女生,20岁,因跟宿舍同学的关系不好 而来学校咨询中心求助。第一次会面,芊芊给人的感觉是很拘束,说话声音很轻,双手时而交叉,时而不断搓着双腿,低着头,咨询师需要稍稍低一下头才能跟她进行目光交流。咨询师感觉到她的紧张,想让她放松些,就问她:“这个房间的灯光怎么样?会不会太亮?”她微微抬了抬头继而又保持原状,说道还好。我………我欲言又止,可见她仍然紧张。我介绍了咨询的一般规则和情况,着重强调了保密原则,以打消她的顾虑,接着问道:“你今天想跟我谈点什十么呢?”这时才感觉到她开始放松下来,开始断断续续讲述她的经历:“我们宿舍8个人,似乎所有人都欺负我、不理我,我觉得我对她们都很好啊,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我是外省的吗?我觉得心里好难受。

芊芊在叙述的过程中,泪水弄湿了一大把纸巾,似乎要将所有的委屈都随泪水而去。芊芊来自外省的某农村,有个漂亮、乖巧的姐姐和顽皮的弟弟。在家里,芊芊跟父母的交流就很少,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做什么事都不对,总觉得父母偏爱姐姐和弟弟。来到了大学,芊芊期待着能和同学们和睦相处,每次回家都会带些好吃的东西给她们分享,平时对她们也挺好的。但是,芊芊宿舍的同学似乎并不买她的账,时而嘲笑她,时而对她态度恶劣,芊芊感到委屈极了……等芊芊的情绪稍稍稳定之后,咨询师让她用2B铅笔在一张A4的纸上画人、树、房子,咨询师:“你可以在这张纸上画一间房子、一棵树和一个人,尝试去画一个完整的人,不要画漫画或火柴人。”芊芊很认真地画着,画完之后,紧锁的眉宇微微舒展了,望着自己的画,还露出了一点笑容。接着我们双方就这幅画进行了如下谈话:

咨询师:你完成这幅画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芊芊:还好,我画的这个小人很开心的,以后都这么开心。

咨询师:是啊,她确实笑得开心。你能讲讲此时,她在做什么吗?

芊芊:她在树下玩要,玩得很开心天上有大阳,很温暖,飘着白云。

咨询师:嗯,很温暖。那这个房子呢?

芊芊:房子是她的家呀,离玩耍的地方也不远。

咨询师:那她家的门现在是开着的,还是关着的?

芊芊:关着的吧,现在家里没人。

咨询师:哦,家里没人。

芊芊:是的,他们都出去了,有时就我一个人在家,所以也出来玩一下。咨询师:能体会一下,就你一个人在家的感觉吗?

芊芊:没什么感觉,就这样吧。

咨询师个人不会感觉孤单?

芊芊:孤单?还好,他们不在家,我还感觉自由些,妈妈总觉得我什么都做不好(又垂下了她的头)。

咨询师:我们来看看这些小花好吗?芊芊:我很喜欢花,它们很漂亮,很吸引人。

咨询师:那这棵树呢?

芊芊:还好吧,没有花漂亮,但能乘凉。

接着咨询师与芊芊一起体验了画中人物、树、花的感受。芊芊的画给人的第一感觉是,线条很轻,轻轻地漂浮在纸上纸张顶部的白云,可能是芊芊表现出急性焦虑或是广泛性的忧虑或恐惧的一种特征。跟现实生活相联系,芊芊跟宿舍同学的关系已经非常紧张,回到宿舍让她有一种莫名的焦虑,担心被人欺负,害怕同学的大声呼喝。底部的两条波纹线,可能与芊芊的紧张和她的不稳定家庭特征有关,所以她需要一个稳健的基础或安定感。还有一个凸显的特征是笑眯眯的小人。这个人的头相对身体而言非常大,没有耳朵,没有头发,身体部分由简单的线条组成,看起来是无法承受大脑袋的重量的。当谈到人物没有耳朵,芊芊解释说,自己忘记了,如果可以她想补画。从谈话中了解到,芊芊确实很少认真地听取他人的意见,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觉得自己的想法都是正确的,而且向来觉得自己对别人很好。用一句话简单地形容芊芊此时的感受就是:我听不到别人的声音,我就会很开心;或者我不想听别人说什么。芊芊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所谓对别人的好,都是从自己出发,并不知道对方需要什么,非常重视自己的感受,很少顾及他人的感受。而大大的脑袋,芊芋似乎在强调什么,就像她自己所说的,头大的人聪明,所以她一直认为自己聪明,对自己的期望较高。咨询师再让芊芊仔细看人物的身体比例,问道:“细小的身体能承受大脑袋的负重吗?“是啊身体太瘦弱了,也许下次我会画得好些,人是最难画的了。”可见,芊芊的内在自我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强,没有强健躯体肢干的支撑,光有脑袋是不行的。

房树人心理咨询案例

再者,芊芊因为自己来自农村而感到自卑,人物躯体的弱小也能是自卑的表现。让芊芊明白她用目前的方式向室友示好,用自己的方式对别人“很好”,可能正是因为自我的弱小。期望用自己的“友好”去赢得他人的“友好”。目前的情况是非但没有达到芊芊的期望,甚至是反向效果,这让芊芊无比的失落和疑惑。人物的躯体需要尽快成长、强健,手、脚也需要慢慢分化出来,这样人物才能完整,芋芊的自我才能成长。从现实的角度上,咨询师和芊芊讨论怎样成长。首先从他人对自己的肯定逐渐转移到自我肯定、自我表扬上,不管在家里还是在学校,芊芊都非常重视他人对她的看法与评价。咨询师让芊芊思考为什么鲜花能吸引人们的注意呢?是因为鲜花开得艳丽,芳香宜人。借着鲜花的特质,咨询师让芊芊从提高内在修养、自身素质开始,比如从提高学习成绩,参加社团实践,参加体育锻炼,发挥兴趣爱好等等方面着手。

画中的树是没有树根的,没有树根,树就得不到滋养,就不能很好地生长;而房子的线条是凌乱的,看起来没有那么稳固,重要的是门是关闭的;人、树、房子三者之间没有任何联系。对于房子和树的象征,可有很多种解释,关键看对来访者的意义。结合芊芊的现实生活,她跟父母的沟通并不是很好,父亲是个较内向的人,少说话,妈妈比较关注姐姐和弟弟。家是冰冷的,甚至没有人的家对芊芊来说还能自由些。对于芊芊来说,要改变家里的情况是很困难的。其实,经过讨论发现芊芊自己也有责任,她很少在家里表现她的需求,表达她的情绪,但同时又期待家人来关注她的情绪。简单地说,是芊芊自已不愿跟家人沟通。在这一点上,咨询师建议芊芊尝试着在人面前去表达自己的感受,谈自己的想法,相信父母能够理解女儿的。

几周之后,芊芊再次来到了咨询中着,脸上微微有了笑容,甚至连衣服的颜色都亮丽了些,她宿舍同学的态度依然是那样,尽管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舒,但她能开始理解她们了。她现在会每周打电话回家,尽管每次就几但她分钟,好像也没太多话跟爸妈讲,但她感觉到原来爸妈还是挺关心自己的。而且芊芊表示她愿意继续接受心理咨询,她心灵成长的旅途还将继续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