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玲:很多事情明明知道怎么做是对的,可自己就是做不到

熊玲:很多事情明明知道怎么做是对的,可自己就是做不到

生活中有太多“明知故犯”的不解:

·我明知自己的事要靠自己解决,但不知为啥我总要依靠别人。

·我知道打老婆不好,但我总是控制不了打人;我知道该怎么做,但就是做不到。

·我知道学习很重要,但我就是学不进去。

·我很讨厌他的虚伪,但不知为啥我却迎合他的虚伪。

为此苦恼的人,总在强调“我明白我知道”的同时重复着“但是”后面的行为。理论上,如果你不理解自己,就很难理解别人和被别人理解。事实上,你理解了自己,不一定就能理解其他;不一定你很理解别人,就能获得被理解。事实上,我们都是理论上对道理的理解得很多很透,可在现实中总是碰到没道理的尴尬和无奈。

熊玲:很多事情明明知道怎么做是对的,可自己就是做不到

“我什么都知道,就是做不到”的困惑,其实可理解。从人性的快乐原则来理解,人需求简单、享乐和依赖,而回避麻烦和焦虑。做事是一种付出,你在付出中必然消耗能量,影响你对享乐的接受。就如喜欢美食的人,很乐意吃美味佳肴,很焦虑去做美食。从心理深层来理解,是人的快乐需求在高文明需求下出现的人性分裂现象。人类进化到今天,文明激发了人类纷繁复杂的欲望,或者说文明对人类带来深刻、兴奋的同时,也给人类制造了压力、顾虑和不安。文化的发展,让人能很快掌握知识,领会道理,也让人很快有了跟不上文化要求的矛盾、焦虑、自卑、怀疑、退缩等心理现实,因此人的理想自我与现实自我(或人的超我与本我)常感觉处在分裂的状态。文明也产生了精神分析,哲学,宗教等这些深度心理学去理解(解释)人们的行为和行为背后复杂的心理现实。

苦恼源于内心的恐惧。“我”时常感受到不安和威胁,不知真正的“我”是谁,所知的只是“应该成为什么但又成不了”的空虚和失望。人们最大的不解,是人自己。一位驯象师的儿子名叫裴撒,他拜访佛陀说:“于大象,我了无疑惑,因我知大象的意图,了解大象想做什么,只要掌握了意图,它们就会听从我的指挥。但是对于人,我有许多疑惑,人们总是说一套做一套。”佛陀回答说:“你说得没错,因为象群居住在世界的丛林,但是人们却身处在内心的丛林里。”人们说是一回事,想的和做得却又是另外一回事,糟糕的是我们并没意识到这一点。我们总是认为事情应该怎么做,并有合理化理由,但却不去彻底了解、彻底检视自己的内心现实和行为。

熊玲:很多事情明明知道怎么做是对的,可自己就是做不到

那些“我什么都明白,就是做不到”的人,在做选择时,似乎总面临着生理、心理、社会因素的全盘考虑,因此焦虑不安,难以抉择,也难以付诸行为。他们的内心逻辑是,任何事必需要周全考虑,确保选择的正确,以防万一。他们并不了解,世界上没有完全正确的选择,也不了解,思考是防不了“万一”的。他们并不理解,自己看似认真和理性的态度背后是对绝对安全的需要,也不理解,苦恼的根源正是跟他们内心的欲望冲突,跟他们缺乏自主自立,和依赖、执拗等不成熟的个性有关。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