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心理学:买衣服篇

本文首发于合肥鱼树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www.yushuxinli.com),版权归鱼树心理所有,禁止转载。

五年前,我和老公在一起逛街,我总是觉得衣服实在太难买,我会说“这衣服太小女人了,根本就不是我的风格”、“这衣服乱七八糟的,怎么找一件我喜欢的这么难呢?”。我甚至在梦里梦到我在挑选白衬衫,有的布满蕾丝、有的太过单调、有的长度很奇怪,总之没有一件我理想当中的衬衫。

后来我老公指出我对衣服这么关注,我几乎每次逛街都要发表这样的评论,然后我们终于对我这个感觉进行了深入的探讨,然后有一个重大的发现:我对衣服的感觉是一直被扭曲的。我一直都不允许自己喜欢我所喜欢的衣服,所以我每次都要对它表达我的不喜欢,以屏蔽我的喜欢。

从小以来,我的印象里面,“有很多衣服、穿很漂亮的衣服、天天换衣服、追求很多衣服的款式”等在我心目当中,几乎等同于“坏女人、乱搞的女人”。我作为一个从小就很听话的孩子,当然是不会让自己去做一个坏女人的,所以我怎么可以喜欢漂亮的衣服呢?我不仅常常感觉不到自己对漂亮衣服的喜爱,甚至在我买了漂亮衣服回来的时候,也经常只能把它们放在衣柜里而很难穿出去。

在我们探讨这些问题之后,我在老公的陪伴和鼓励之下又去同一个商场逛了一次街,尝试了一条我以前根本不可能尝试的裙子,虽然裙子有一点点长,但是我觉得穿着高跟鞋也是可以穿的,然后买了这条吊带的裙子以及一个披肩。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喜悦,或者说这可能已经很难用喜悦来表达,更多的是一种自由。除了买衣服,我还去买了鞋子,还涂上了颜色最喜欢的指甲油。我像一个小朋友一样欢呼雀跃的尝试这所有的东西,心里满满的有很多的感动。

生活中的心理学:买衣服篇

然而故事并未从此结束,过了不久我发现我又有了一个新的现象:我没法只为自己买衣服,每次买衣服之前我都需要先给我老公买些什么,比如我如果要买一件衣服,我可能会先给他买两件,然后才能给自己心安理得地买一件,否则就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一样,虽然本质上我老公根本就不喜欢衣服、鞋子,如果一定要买点什么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购买他的电子产品。

我当然又和我老公继续了对这个现象的探讨,然后发现:我特别的在意“公平不公平”,而且我一定程度上觉得自己的自我价值是比较低的,所以当我为我老公买衣服和鞋子的时候,我事实上只是在满足自己的心理上“公平”的需要,这并不是关心他、对他好,而是我在照顾自己的感受呢。然而为什么我的自我价值这么低呢?我发现我居然可能部分认同了家乡普遍的重男轻女的一种想法,我木有长小鸡鸡,当然价值不可能高啦!但是真的是这样吗?好像想起来木有小鸡鸡也不是一个什么错误,也不是我可以选择的什么选项,所以我干吗要因此而看轻自己呢?

有一段时长,我在老公的鼓励之下,再次尝试了给自己买衣服–不给他买,只是给自己买;而且在一定的范围内,不太考虑性价比,只是考虑自己是否喜欢。我大概花了两万块钱,买了好多件衣服,然后感觉就是一个字:爽!

我本来也不是一个特别注重打扮的人,后来我在衣服上面已经解毒了,没有了那么多购买衣服的需求,但是在我再买衣服的时候,我更注重的是我喜不喜欢它,而原有的不能买小女人的、漂亮的、有蕾丝等的衣服的禁锢都已经消失不见了。事实上想起来在我长大之后,没有任何人对我提这种要求,也没有人给我太多这方面的评论,我真的只是自己在乖乖地按照我小时候心中的理解在要求自己,而且一要求就是这么多年。

我们对衣服相关问题的深入讨论大概进行了四五次,从五年前一直延续到两年前。这样一个小小的改变是在这么长的时长间隔里面逐渐的发生变化,才最终得到自由的,说起来简单,但是实际上也是有很多小纠结、很多鼓起勇气的瞬间的。

虽然这不是一个典型的在和心理咨询师的讨论中带来的成长经验,因为这发生在我和老公之间,我想和我类似的人可能也不会因为买衣服而产生很大的困扰以至于去在心理咨询中仔细讨论,但是从这其中的心理进程变化至少可以看到一些心理咨询可能是怎么样给我们带来自由的: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不是通过“讲道理”或者“劝说”等来实现目标的,而是通过对感觉得探索、对观点的澄清、对过往经历的影响的体会去一步步地进行工作的。

希望我们都有更多的自由,哪怕就从点点滴滴像买衣服这类的小事开始。

本文首发于合肥鱼树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www.yushuxinli.com),版权归鱼树心理所有,禁止转载。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