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我就想听你说一句——「我爱你」

我37岁,心理咨询师,追着我妈要爱了——我希望她表达疼我!

以上空两行,是为了让读者君体会一下看到这句话的感觉。

没错,我把这句话放进了秋天清晨,宁静到鸦雀无声的微信群里,群里好多咨询师……

回车键按完,就像水溅进了油锅,猛龙过江一般,安静的群就盖起了高楼:

“你是不是独立性不够?”

“不够爱自己吧,才外求!”

大多数人则等着我碰壁……

这些声音我都屏蔽了,但有一个声音引发了我的关注和大部分群友认可,我猜全社会人民可能都认同:别强求父母!他们那一代就是那样的

我的父母是50年代生人,从无数的文学作品里,我们知道了那一代人是肯干、务实、不会表达的一代人。

甚至连很多咨询师都认为,不管通过什么方式和父母完成和解,但不要做勉强父母的事,他们做不到,他们有自己的价值观,别为难他们,让他们好好地过日子。

这些表面正确,事实上可能也特别行得通的态度里,其实隐藏了一个陷阱:自己先预设了别人的位置,然后就不尝试了,最可怕的,还合理化了:因为别人做不到,所以就放弃了。

为什么是陷阱,因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啥啥嘛!

那我就说说我的实践。

1

追着我妈要爱

先介绍一下我和我妈关系的背景,我其实是特别能表达“我爱你,我在乎你”啥的,比如在LG和女儿面前,都收放自如,要不,白瞎了我200多次的个人体验和大几年的连续培训嘛!再说,从众多来访者的眼泪和痛苦里,我也能领会表达的重要性。

蛋是,蛋是,我真的一次也没有和我妈表达过需要她表达爱我,更没敢追着她要过。

当然,她明显、肯定、绝对是关心我的,比如吃个芒果,就能在千里之外对着我弟弟说:文娟喜欢吃芒果,等她来厦门上课,就让她尝尝这么大的!

所以,此前我和弟弟嘀咕时,他就会拿眼睛斜我:“姐,你学心理学学傻了吧,妈妈这么在乎你,你还要她说什么?”

那天,我妈在微信视频里,继续问我:“你11月份哪天来厦门?”

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就冲动了……

“娘亲,你说你这么关注我要不要来厦门,就是很想我吧,你为什么不承认呢?”莫名其妙地,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说啥呢,我没有想你!”我妈其实很幽默,到关键时刻,总是幽默地把重要话题岔开来。她甚至干过一次,给我打电话打很久,然后我说:“哎,你今天是不是特别想我呢,我也很想你!”

我妈说:“这个月电话费用不完!”

我弟弟揭发:“根本没包月!”

这样的事很多。我受训的EFT情绪取向伴侣咨询里,会谈到“情绪容纳窗口”,即一个人在被情绪淹没与隔离情绪之间,有个位置,被形象地称为“窗口”,在这个位置,一个人能较好地表达情绪和情感,与他人顺畅沟通。很明显,我妈和她那一代人一模一样,没啥容纳窗口给这些表达。

一般,我到了这个节骨眼,就和她一起幽默了,尽管心里有些梗梗的,但我会假装一切都好,安慰自己——这是很爱我的臭蛋妈妈。

可这一次,我没有幽默,也没安慰自己,我在那里停了一下,突然能够柔软下来,很伤感地说:“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学了这么多心理学,你这么牵挂我,可是,我就想你说一句‘疼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要呢。”

我妈说:“疼你啊!”她突然哽咽了,然后就进了洗手间。

我的眼泪忍不住地流下来,看到她哽咽时,我的心尖尖里有一块地方,原来我是不管的,不理的,也是不可触碰的地方——我猜,在此之前,我是不知道有这个地方的存在的,这个地方,只是黑灯瞎火地存在,完全感受不到地隐藏在心头。

但听到时妈妈那样带着哽咽表达时,那个地方,突然就亮堂了起来!

这块地方出现了,而且,心突然就柔软了下来。

我妈出了洗手间,继续说:“老了还说这些,有什么用?”

我说:“不知道有什么用,就是很想你说,很想要你告诉我。”

其实我还有一点幸福来得太突然的紧张感。

2

无法强求后的强迫性“强求”

以上的实践内容,对于我来说,其实不容易,在此之前,我是坚决的——不逼父母表达派。

像所有从指责父母转变到理解父母的人一样,我也曾这样告诉自己:

生在那个年代,他们也不容易……

那个年代的人都是这样……

我们成长了,有能力了,不代表父母就成长了,别强求父母……

一堆这种“谅解”后,我不由得,想到了某个婚姻咨询。

婚姻咨询室里,来访者小姜哭着说:“他为什么这么不耐烦,我只不过经常问下他爱不爱我,如果他爱我,怎么可能不表达?”

对面的丈夫大吴很烦燥:“你看,老师,她又来了,她不管从哪儿,都要试我爱不爱她,有时候稍微有点疏乎,就说我不爱她,我容易么我,我这嘴又笨的。”

咨询到深处,小姜承认:“其实大吴的保证,只有效一阵子,这几年越发没有效果了,因为他老是晚上出去打牌,都不理我,即使说了爱我,也是假的。”

大吴则特别无奈:“好像不管怎么样,我做错的,她记得很牢,每次生气、发火。我做对的,她都看不见,久了我就不愿意努力了。太累,也感觉自己太无能。”

很多的婚姻到了这一步,都开始了自我安慰。

传统式安慰法:嫁汉嫁汉,穿衣吃饭。

文艺式安慰法:婚姻就是围城,城里的想出来,城外的想进去。

自嘲式安慰法:婚姻就是左手握左手。

伪女性主义安慰法:现代女性站起来。

……

但是,不管什么安慰法,心是不能骗的。就好像《我的前半生》里,子君在阔太太的锦衣玉食里,她仍然知道,她自己是悲哀的。

3

那些已经忘记了的生命最初、最重要的渴望

也许读者君要吐槽了:

大婶,强求得不到,自我安慰你也给揭了老底,我还能干啥?

在自体心理学里,科胡特说过一句话叫:“母亲眼中的光彩。”

这个位置,是一种纯粹的施与受的关系,当母亲更大的、丰富的心灵,如此专注、欣赏地注视着另一个生命时,就在为这个小生命赋能,这是一个绝对而肯定的位置。

靠着这样的赋能和绝对肯定,一个生命有了最初的良好意象:我是好的,母亲是好的,最重要的是,她珍爱着我

妈,我就想听你说一句——「我爱你」

如果没有得到,那么这个小生命,不管长到多大,都会无意识地终生追寻,就像贝多芬135号作品《非如此不可》,从戏谑到整个生命艰难而沉重的决心。

存在主义心理学大师欧文•亚隆博士通过自传体小说《妈妈及生命的意义》里主人公的梦,表达了“我的一生都在追求一个目标——争取已逝母亲的认同赞许。”

是的!为此而活,在婚姻里,在工作中,在朋友间……任何场合。

要命的是,后来的终生追寻,都是在打补丁而已,因为核心的位置已经深深地相信:我是不好的,我是不被爱的,我是不配得的

同时,证明没有用,因为会有反证。比如,“老公说多少遍,都没用,好像渴了很多年了。”小姜就承认:“我对他任何的不在意,都很敏感,如果不生气,那是我假装不在意而已!”

4

是父母不能够,还是你不能够

也就是说,你其实是一直在意的。

在心理成长的过程中,与父母和解,可能是里程碑式的一步,到了这一步,我们不再对父母仇视、怨恨,婚姻关系也可能变得更加的踏实。

但我在想,在这一步之后,我们有没有可能再进一步呢?

父母亲那辈人,不善于表达,不会表达,这些可能都是真的。

但我也特别想要父母亲表达啊,这也是真的。

其实,这就是一个特别简单而重要的问题:一个人怎么样面对自我的需要

有一些反面表达大家可能特别耳熟:

“没办法啊!不要强求别人啊!”

“人家做不到啊!”

在咨询中,我经常看到来访者先预设了别人做不到,而不表达需求,甚至经常为自己的需求感觉到羞耻。

而这个“我要妈妈爱我”终极需求,好像全社会的人,都异口同声地劝自己,别表达了,这是在为难父母。

就像微信群里,大家都在等着看我受挫,再次被真的不擅长表达的妈妈推开。

但是,我的妈妈不但表达了,还很感动,还流了眼泪。

我想,很重要的,不仅仅是妈妈勇敢的回应,而且,我终于可以在妈妈面前,露出了我深藏的脆弱。

而正是这些脆弱(“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学了这么多心理学,你这么牵挂我,可是,我就想你说一句‘疼我’!”),催化了妈妈的表达。

5

你或许不知道,脆弱有多强大

我有一只宠物狗小斑,我有肉吃时,她一定有,我没有肉吃时,她还是有。

因为我对她的一个表情完全无法招架。

小斑想要吃东西时,会走到我的脚下,用脚碰碰我,然后抬起头,用带着长长睫毛的眼睛看着我,那种黑峻峻、水盈盈的注视,显得对我无限的信任,毫不防备地柔软而脆弱,好像在说:“在这个世界上,我的眼里只有你,我靠的就是你,快来爱我吧!”

每次我都赞叹,这正是依恋的本质之一啊:我敢在你面前脆弱

而脆弱,连接着爱和关系。神经心理学研究发现,依恋可以促进催产素的分泌,而催产素,是关怀和照顾的源泉。

一个神秘的现实是:你的脆弱和表达,使得别人身上分泌了更多催产素,然后对方就可能开始关怀和照顾你,并且关键是,对方会乐在其中。

可生活中,我们是怎么表达的呢?

A:“你为什么都不理我?我一个人等了你好久!”

B:“你为什么都是半夜回来,你不知道我很伤心,很难过么?”

我们以为,以上这些话语就是在表达脆弱和“我需要你”,这样的表达*10,我们就会认为,自己表达得很充分了。

但是,你问问听的人怎么说。

不止有一个咨询室中的丈夫说,一回来晚,她就要这样指责我,就像我是她的敌人!

是的,在EFT情绪取向伴侣咨询中,咨询师受训的最重要内容,是要明白当前来访者的情绪状态。像上面的A和B两句,语言层面在表达我需要你,但身体语言和语气,都在表达“我很生气”。

神经心理学研究再次告诉我们,当一个人进入指责性环境时,体内分泌的是肾上腺素等压力激素,也就是说,对方就算照顾,也是被强压着的,你成了对方眼中的包袱。

再转回主题,这次经验,让群里许多咨询师很惊讶,好几个人拉着我私聊了好久,表示要回家试试。

时光如此迅猛,我想,读者君当中,有许多人已经没有父母可以言语对话了,但我猜,你仍然处于关系当中,比如婚姻,比如友谊,同时,就算不处于关系当中,就是自己一个人呆着,也许,你仍然可以对自己温柔地说:“我今天好累了,想要照顾一下自己,泡个热水澡呢!”

最后在这里,我想邀请和父母关系不咸不淡,不远不近,平时报喜不报忧的你,也试着向父母们要一回爱?欢迎留言告诉我你的感受和经验。

作者:罗文娟,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专注于EFT情绪取向伴侣治疗。

本文首发于十分心理(ID:shifenxinli),家庭与个人成长的支持平台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