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故事:心理咨询师的自我疗养

许旭(化名),心理咨询师

“我们很像,你们矫正视力,我们治愈心灵。”这是许旭做完依镜(PC-PRL)手术后的最大感受,重新拿掉眼镜让他对世界又多了一份了解。

患者故事:心理咨询师的自我疗养

提前预约过时长后,当天我们如期来到他个人经营的心理诊所。房间的布置给人眼前一亮,绿色的主色调,墙上零星铺着一些几何图案,配合窗外照进的阳光,让走进咨询室的人非常自在。

许旭的观察力非常敏锐,看到我们有些异样,解释说:“绿色给人一种积极的感觉,开始我们尝试过紫色,装修完以后发现味道不对,有点像情趣主题的酒店,最后全部推到重来。”

许旭对于依镜(PC-PRL)很感兴趣,他讲到:“很让人激动的产品,目前我感觉很适应,不用随时戴着眼镜方便太多了。”他顿了一下打趣,“同样是治疗,这效果比我们这些‘算命的’实在多了。”

患者故事:心理咨询师的自我疗养

许旭的近视从高中开始,当时他对戴眼镜这事很是得意:“那会有个很幼稚的想法,看到戴眼镜的就觉得是认真读书,是好学生。结果把自己(的眼镜)越戴越厚,想摘都摘不掉。”

大学里许旭进了土木工程专业,一个汉子聚集地。据他回忆,全专业5个班的女生加起来不超过10个。不过男生多也有一些福利,比如经常会有一些户外活动或者运动比赛。

患者故事:心理咨询师的自我疗养

“记得大一有个足球赛,我陪足球队的室友过去,结果队里守门员没来,让我临时顶上。那会上半场刚结束,比分2:2。我嘀咕是时候露一脚拯救世界了,然后终场的时候8:3,我们是3。”许旭笑了一下说,“不过我还是扑出了2个射门,嗯是2个。”

那是他第一次对眼镜感到不满。由于自身性格比较外向,毕业以后他去了跟专业毫不相干的某地电视台。不过没过多久他辞职了,原因是岗位不合适。

不同于一般的理工男,许旭有很强的表现欲,在他看来滔滔不绝的主持人或许是他的归宿。但是沉重的眼镜给他扣上了“形象不佳”的帽子,进入电视台以后也都是做一些文字编辑内容。

患者故事:心理咨询师的自我疗养

至于后来为什么做了心理咨询师,许旭回答:“没学过土木工程,没进过电视台的理工男就不是个好心理咨询师。”他补充,“开个玩笑。从电视台出来以后,我对未来挺迷惘的,找了朋友求点意见。结果聊了一下午,把他开导得是豁然开朗,我还一头雾水。后来我就想,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心理咨询师呢?”

后来许旭报了一些辅导班,自学考了证书,过程非常顺利。开诊所之前,他特地回学校和心理系的教授彻夜长谈。

患者故事:心理咨询师的自我疗养

“开始没什么人,因为个人经营的,别人凭什么相信你?不过说来也巧,有天我在街上逛,看到一个乞丐,寻思反正没生意,不如做个义务咨询。结果这事被几个路人拍到,照片在网上火了,然后来诊所的人一下子就多了。”

许旭坦言,做依镜(PC-PRL)手术也是为了更好地工作。“为了离他们更近,对我来说,到这来的不是病人,是朋友。拿掉眼镜会拉近我们的距离,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互相理解。”他给我们展示了一下那些“朋友”送他的大大小小的锦旗。

“这些也是我的动力吧。对于那些被生活撞倒的人,我的任务不是帮他们站起来,而是见证他们重新出发的过程。给他们力量的终归是他们自己。”许旭带着似有深意的笑容对我们说,“这一点上你们或许做的比我更好一些。”

END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