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君凤,无锡首个盲人二级心理咨询师 帮人寻找光明的读心师

吴君凤,无锡首个盲人二级心理咨询师 帮人寻找光明的读心师

3月2日元宵节,无锡盲人咨询交流群里一场特殊的晚会别开生面。各类歌曲、戏曲轮番上台,没有乐器伴奏,都是清唱,表演者都是盲人伙伴们。牵头这台晚会的也是位盲人,她叫吴君凤,也是无锡唯一一位盲人国家级二级心理咨询师。

从2015年拿到国家级二级心理咨询师,吴君凤作为无锡首位获得心理咨询师最高等级证书的盲人,默默地从事着心理咨询公益事业,为许多人所钦佩。顾城的诗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用在吴君凤身上是如此贴切。她说自己虽然双目失明,但为他人解读人生和内心,指点前进的方向,自己的生命因此变得光明而灿烂。

牵头成立盲人群,元宵节办了场网络大联欢

这台晚会,吴君凤是发起人。她今年1月成立了一个盲人咨询交流群,很短时长内有百余盲人朋友加入。大年初五那天,有群友提议,群里来个联欢会。当天晚上是简单地尝试,大家都觉得形式不错,建议元宵节晚上能来场更加隆重的晚会。

这次联欢会排出了节目单,还邀请到了中国盲协副主席李庆忠来给大家鼓劲。晚会以无锡的盲人朋友为主,也吸引了外地的盲人朋友参加。昆山的陈华林是个多才多艺的人,还会口技,应景地演唱了《卖汤圆》,来自辽宁的盲人王小凤演唱了《爱的道路共白头》,节目还包括锡剧和沪剧。来自新吴区阳光志愿者协会的公益人“老魏”全程充当评委,根据音准、节奏等表现评出一、二、三等奖,并自掏500元在群里发红包当奖励。

晚会的主持人也是盲人朋友,第一次主持这样的网络晚会,觉得很新奇。众多群友更是第一次参加无伴奏的微信晚会,时长90分钟左右的晚会精彩纷呈。吴君凤说,她牵头成立这样一个群,就是希望以群会友,让无锡的视障朋友心理、生理健康,生活愉快,成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当最好的倾听者,每年为上百人排解“心病”

在吴君凤位于芦庄六区的家中,桌面上有一张小小的卡牌,上面写着“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免费咨询”字样,家就是她的工作室。每周三和周四下午,她都会戴上耳机和麦克风,在这里接听来自全国各地网友们的心理咨询。两个半天共计要花掉她8小时,有一些网友会指定要找她,觉得和她交流后,心里就变得舒坦多了。

有一位失明的男子一直与母亲相伴,母亲去世了,男子由于独立生活能力较差,觉得人生无望。那一次,他打电话给吴君凤说,自己想自杀。为此,她启动的危机干预,劝阻了这一行为。有一位事业做得风生水起的女企业家打进热线电话,诉说视网膜色素变性后突然失明的经历,无法承受人生的种种不如意。在吴君凤这里,她寻找到了安慰与疏导,交流后,人变得平静了许多。还有一位咨询者,家境富裕,丈夫在外面有了外遇后,一度无法接受。吴君凤劝她不要做过激的事,要活出自我。最近,这位咨询者说,丈夫找到她,希望复婚。

这两年,很多正常人向她咨询家庭婚姻、孩子教育等各种问题,她尽自己所能帮助别人。她在扬名街道设立了一个工作室,定期给残疾人讲讲心理问题。残联组织的各种广场志愿活动,她也经常参加。更多的时候,她愿意当一个倾听者,在不经意间找到心理突破口。从2013年以来,她的心理咨询几乎都是全公益的,不收一分钱,每年至少服务百余人。

角膜手术后意外失明,她一周内暴瘦10公斤

今年42岁的吴君凤早年学的是工商管理,大专毕业后,在一家企业工作了一段时长。儿子出生后,她大部分时长都在家里相夫教子。她的左眼早些时候因视网膜脱落,已看不见东西。2012年前后,她的右眼开始出现流泪和视力模糊的状况。由于只有一只眼睛有光感,家人希望她赶紧治疗。当年,她到上海进行了检查,医生说可以帮她换全新的角膜,重新看清这个美丽的世界。术后三天,她却得到了一个噩耗,从此再也看不到外界的五色光影。那一周,她暴瘦了10公斤。

出院时,妈妈扶着她下了台阶,一句“君凤,我们走出医院了”,让她泪如雨下。进院前,眼睛虽然有点模糊,却不至于全无光感。如今,她只能与无边的黑暗相伴。回到家中,她往床上一躺,什么都不想说。面对老公,她说,要不,我们离婚吧。

家人没有人放弃她。昔日的朋友都来劝说她,最让她感动的是,当年的同学除了不在无锡的,集体都来看望她。大家给她出各种主意,希望她振作起来。有人说,盲人可以做按摩。但吴君凤说,自己个子小,没啥力气,不适合。

直到盲人圈里著名的志愿者“老魏”跟她说,有盲人心理咨询师报名,要不要去试一下。她似乎突然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因为以前别人就说她特别会劝导人,这是她的长项。“我还有个小小的遗憾,失明的那年,儿子读小学四年级,原本他的功课都是我一手辅导的”,吴君凤说,眼睛失明后,她再也没法与儿子一起看书学习了。她期待着,可以用自己重新备考的勇气作为儿子的榜样。她想让儿子知道,无论遇到什么挫折,都有重新来过的可能。

三年不知日夜,考出心理咨询师的最高等级

盲人心理咨询师培训班与正常人不同,从2004年12月开始,主要采取远程网络培训方式。中残联和盲人出版社专门开发了一套语音软件,帮助盲人通过网络学习。

2013年,她在网上报名了一所心理学校。由于看不见,只能靠读屏听音。那段时长,她除了吃饭、上厕所,其他时长几乎都是坐在电脑前。“反正没有白天和黑夜,有时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吴君凤说,她几乎是不分昼夜地在学习,一天只睡2小时。有时醒来,一摸自己居然是坐着的,就紧接着继续学。半年后,她在网上做模拟卷,从开始时的不及格到后来几乎全都是100分。儿子看着她的劲头,也直说,妈妈了不起。当年11月参加心理三级咨询师考试,她顺利过关。

三级考过后,她加入到无锡的心理咨询师协会,和许多人一起分享心理案例,继续学习。随后,她又听说可以考二级心理咨询师。要与健全人考同一张卷子,不光要有案例和理论,还要在专家、教授前进行答辩,正常人考过的比例都不高,不要说一个盲人。但吴君凤没有放弃,啃下12本书,2015年顺利拿到了二级心理咨询师证书。

无锡市心理咨询师协会的会长张红说,无锡的二级心理咨询师估计有700人,她只碰到过吴君凤一位盲人,觉得她非常刻苦和努力。中国盲协副主席李伟洪表示,全国只有200多位盲人心理咨询师,他们为其中的佼佼者开过两期培训班,吴君凤是其中之一。目前,吴君凤是无锡唯一一位获得二级心理咨询师的盲人。

据了解,由于一级心理咨询师还没有开放考试,二级目前是行业内最高级别的证书。只用了短短三年,一个零基础的全盲者,前前后后啃下21本专业书,接连考试全过关,这样的事例本身已足够励志。

吴君凤说,盲人无法“观色”,反而避开了某些表面化的现象,能够用心去聆听,一心一意去“察言”。同时,由于心理咨询师会触及一些非常隐私的话题,咨询者不希望别人认识他(她),在盲人咨询师那里,完全不需要这样的顾虑。有人说,盲人做心理咨询师,仿佛就是一个读心师,他们运用现代科学,为别人解除各类心理问题。李伟洪说,他们也在期待,咨询师能成为盲人除按摩推拿外的另一个就业渠道。

(晚报记者 黄孝萍/文、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