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通过来访者的早期测试吗?——框架与源于偏离框架的问题

你可以通过来访者的早期测试吗?——框架与源于偏离框架的问题

学习中

你可以通过来访者的早期测试吗?——框架与源于偏离框架的问题

你可以通过来访者的早期测试吗?——框架与源于偏离框架的问题

2017年12月31日,聆阁精神分析课程深圳5班总第9期课程如期开展。本次课程潘娜老师主讲。本次课程围绕心理咨询师与来访者的工作联盟与治疗框架展开。重点分享初始访谈中如何关于来自来访者对咨询师的早期测试。

在治疗的早期,通常是在第一次会谈的时候,大部分来访者会测试这个咨询师,有时是有意识的,有时候是无意识的。

很自然地,大部分来到咨询师面前的个体,都会在某些层面上问自己这样的问题:“我可以信任这个人不会像以前伤害过我的那些人伤害我吗?”,而且他们都暗暗的想到了一些测试这个问题的方法。

你可以通过来访者的早期测试吗?——框架与源于偏离框架的问题

有时候咨询师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被测试,他们可能轻易就通过了测试,那是因为在来访者的的生命中,一些司空见惯的善意和体贴是如此的不寻常。

一位来访者,在她说到空调有点冷,而我为他关小了空调的时候,决定我是个可以接受的心理咨询师。后来她解释说,她的妈妈会因为她对房间的温度与妈妈持有不同意见而攻击她。有的时候甚至是治疗师的过失使得他或者她成了来访者可接受的咨询师。

一位男士会因为我在初始访谈后忘记了给他账单,就因此认为我是值得信赖的,因为他觉得我对钱财的漫不经心与他贪婪的父母是如此的不同。

你可以通过来访者的早期测试吗?——框架与源于偏离框架的问题

这些关于咨询师是否有能力避免来访者童年养育者的过失的早期测试,往往会涉及边界问题。让咨询师觉察是否通过了测试的一个方法,就是仔细倾听他们的个人史,以找到他们关于他们父母的具体局限性的主题。

在通常情况下,寻常的友善、感兴趣与温暖的敬业精神已经足以通过此类测试。除此以外,在会见那些声称自己的父母是不可控的父母时,咨询师要表现得更加训练有素;而在会见那些说自己的养育者是如何令人痛苦的僵化的父母时,咨询师就要学会相信自己的自发反应。

然而,治疗师常常感觉测试太早而并不能分辨是否“通过”了这些要求边界灵活或者不灵活的测试。例如,一位有乱伦史的女士问治疗师,当她处在特别痛苦的性虐待情节的回忆或者哀伤中时,能否额外延迟几分钟会谈时长。

你可以通过来访者的早期测试吗?——框架与源于偏离框架的问题

她是否需要临床医师对她的情绪进行回应吗?不像她的父母那样允许乱伦发生?还是她需要咨询师保证时长边界的稳固性,不像与她发生性关系的父母,会无视限制,破坏规则?

在千分之一秒内要做出决定说什么?想好要如何回应,真是太困难了。而有时候没有可能的“正确”答案。很多人,特别是处于边缘水平的人,非常擅长把咨询师至于如何回应都会导致病人暴怒或者受伤的捆绑之中。

凡涉及治疗边界的问题都不简单。一旦咨访双方对框架有了清晰的了解,治疗联盟的安全就要靠咨询师持续地观察彼此明了的边界设置。

你可以通过来访者的早期测试吗?——框架与源于偏离框架的问题

你可以通过来访者的早期测试吗?——框架与源于偏离框架的问题

你可以通过来访者的早期测试吗?——框架与源于偏离框架的问题

你可以通过来访者的早期测试吗?——框架与源于偏离框架的问题

图为部分心理咨询初始访谈演练

如果说这些经过测试的时刻拥有任何力量,那这一定是处于真诚的自然反应。–南希.麦克威廉斯

正在发货中!中国首部心理纪录电影《坝拦桥》亲子沟通套装自助学习系列教材全国发售中……,送给孩子最好的新年礼物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