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记:从自己的评判标准中跳出来,心理咨询师也需要修炼

今日故事:

嘉嘉离婚了,原因是俩人双双出轨。离婚后,嘉嘉自己带着孩子一起生活。

嘉嘉说,这孩子现在让人越来越头痛,不爱学习、不写作业、不听话、撒谎等各种毛病层出不穷。

嘉嘉数着儿子干的“坏事”,突然来了一句:

“他简直跟他爸一个样。”

变形记:从自己的评判标准中跳出来,心理咨询师也需要修炼

我的感受:

听着嘉嘉的叙述,我第一反应是她对孩子的教育方式有问题。

我下意识觉得,嘉嘉是错的,她不应该用那种粗暴的、缺乏耐心的方式去对待孩子,那样会不仅会让孩子失去安全感,同时还会影响亲子关系中的信任。

我试图让嘉嘉面对自己的错误,试图告诉她我认为“正确”的教育方式。

嘉嘉听了,情绪特别激动,说她试过表扬鼓励孩子,但是孩子却让她别拍马屁,根本不能体会她的良苦用心等等。

变形记:从自己的评判标准中跳出来,心理咨询师也需要修炼

我的观察:

看着嘉嘉竭尽全力地为自己辩解,我忽然意识到,我忘记了一个心理咨询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则:

对他人设身处地的理解。

这种理解,不是去接受认可对方的想法和行为,而是通过去体察对方的处境、经历、思维模式、潜意识等,找出支持她那样做的“证据”。

变形记:从自己的评判标准中跳出来,心理咨询师也需要修炼

在她叙述的时候,我带着自己的评判标准,认为她不正确的教育方式伤害到了孩子,所以认定她是一个不够好的、不合格的母亲,而正是这种偏见让我不想去了解她的内心,也不想去客观地分析和理解她。

这种评判行为在心理咨询是比较危险的,一旦我们带着偏见、爱憎去跟来访者沟通,很容易把我们的否定、讨厌等感情传递给对方,对方收到后自然而然会产生“阻抗”。

变形记:从自己的评判标准中跳出来,心理咨询师也需要修炼

我的思考:

自省过后,我把自己放在嘉嘉的位置上,问了两个问题:

1、如果不指责前夫、孩子的话,还可以指责谁?

2、如果前夫、孩子都很好的话,现在这个糟糕的状况是谁的错?

变形记:从自己的评判标准中跳出来,心理咨询师也需要修炼

我想我知道,嘉嘉是在做什么了。

嘉嘉的动机其实就是逃避,不想面对一个自我怀疑:我是不是不够好?

为了逃避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嘉嘉采取了对外攻击的措施,把注意力全部放在挑别人的毛病上面。

只要找到足够多的证据证明是别人不好,就可以证明自己是对的、是好的,那糟糕的现状也就不是自己的责任了。

变形记:从自己的评判标准中跳出来,心理咨询师也需要修炼

我的调整:

理解了嘉嘉的动机以后,我试着放松自己,任由身体去感知她内心的痛苦和恐惧,我的身体都开始慢慢变得沉重起来了。

我感受到她需要安全、温暖的环境,她才可能会从自我保护壳里慢慢地爬出来,不再死抱着“我是对的”这个信念去证明什么。

所以,接下来,我们的工作重点需要调整为:

建立一个良好的咨询关系,给来访者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帮助她放下自我保护,去客观认识自己和他人。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