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心理咨询为我插上了一双飞翔的翅膀

这次咨询后的四个星期内,肖兰没有来过。其间曾打过一个电话,请工作人员转告我最近她有事情需要处理,待过一段时长联系。

此时已经三月初了。春节早已过去,虽然还有倒春寒的侵袭,但已经能够感受春天的到来。河里的冰在人们不知不觉中解冻,原本拉到河岸倒扣着的游船,现在已经被翻过来,工人们在给它们刷漆;路边的迎春花已经悄悄冒出了小小的花蕾,说不定哪天就会突然绽放。看着这些,我有时不免联想到人的精神世界:人的情绪也有自己的春夏秋冬;春,也是我们情绪最愉快的时刻。

肖兰突然来电话联系咨询。在咨询室里她告诉我,在春节过后不久她与丈夫办理了离婚手续。丈夫把房子及家中所有的一切都留给了她,还给了她一笔钱,并答应过一段时长等自己的经济状况好转了,再给她买一辆车。

这件事情耽误了来做咨询。

说实话,对肖兰的这段婚姻,从刚开始我就意识到保持下去的可能性不大。但是这样快的就了解了,也是我始料未及的。当我问及肖兰离婚后的感觉时,她并没有表现出过强的情绪激动,只是降低了声音对我说,没有自己事先以为的那样痛苦,而且有一种解脱感。

抑郁症――心理咨询为我插上了一双飞翔的翅膀

肖兰还对我说,在办理离婚手续之前,她与丈夫又见过一次面,除了商量离婚的财产分割事情外,更多的是谈了两个人八年共同生活中的问题,谈了他为什么会一步步走向“婚外情”的经过;当然也谈了与肖兰产生分歧的原因以及对肖兰的意见。在涉及到对肖兰不能继续容忍的话题时,意见集中在两个人的交往方式上,他觉得很累。他需要的是一个妻子,而不是一个女儿。过去之所以可以接受肖兰,是因为自己在照顾肖兰的过程中也有快乐的感觉,但是现在没有这种感觉了,只有责任和担子,他不想再背负这么重的担子了。这可能就是婚姻的“七年之痒”吧!而与网友王燕燕的交往就没有这样的感觉,很随意,也很愉快,更没有必须要负什么责任的压力,反而从中可以得到她的照顾。

肖兰对丈夫也曾谈到自己在做心理咨询,而且感觉有一定的效果,不论今后两人是否还会继续保持夫妻关系,希望丈夫也去找心理咨询师谈谈,或许从中可以得到收益,但是丈夫拒绝了她的建议。至此,肖兰原本还抱有的一点希望最终破灭了。第三天他们表面都比较平静地办理了协议离婚的手续。

肖兰在诉说这些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四个月前首次来咨询时的那种激动,心态也比较平和。当我问及她这个原因时,肖兰说:“说实话,在谈离婚的事情时,我的心很疼,也哭了。但是我告诉自己,这没有用,不是我能改变的了,我必须接受。刚办完离婚手续时,我也曾经想过要进行报复。报复的方法是找到王燕燕的地址,趁他们都在的时候一起同归于尽;也想过请他们吃饭,在饭中下毒。如果是在过去,我很可能就去做。但是这几个月,经过反复思考和与您讨论婚姻的问题,我认识到婚姻走到今天我也有责任。何况我从咨询中毕竟学习了全面思考问题和控制自己冲动的方法,我要长大,要面对现实,不能再用儿童的方式处理大人的问题,也尽量要求自己做事情不能极端。所以我只是想想而已,不会真去做了。否则,这四个月的咨询算是白做了。这要感谢您啊!” 另外,她还告诉我,她已经从父母那里搬到了原来自己住的房子里,虽然还是有些伤感,虽然父母和姐弟都反对,但她坚持要锻炼自己独立生活的能力,不用父母为她操心,只是希望家人有时长常去看看她。至于生存问题,她说已经准备下个月到一家朋友介绍的服装公司上班了,是做设计工作。同时为了占满业余时长,她还参加了英语班的学习,准备今后在有用的时候另选其他工作,比如旅行团的导游。她喜欢到处跑,到处玩。

抑郁症――心理咨询为我插上了一双飞翔的翅膀

为了评估肖兰现在的情绪状态,我请她再一次做了《贝克抑郁问卷》,测量重点放在现实状态的感受上。

问卷结果计算出来了。对比四个月前的第一次结果发现,原有较高的痛哭、食欲下降、活动受限制、社会退缩表现指数等,已经处在正常程度内;只有睡眠障碍、性欲减退、对他人的兴趣等方面超过正常值,总分数14分,根据判断抑郁程度参考标准,她现在属于“极轻微”和“轻度”抑郁的临界值上。

我将这些结果反馈给了肖兰,她高兴地笑了。在历时三个多月、总数达十三次的咨询中,我很少看到肖兰的笑容;即使是笑也是苦笑、惨笑和无奈的笑。但现在的笑,我从中看到了一些灿烂的、希望的内容。

她还问我是否可以不用吃那些抗抑郁和焦虑的药了。我告诉她这要听医院大夫的,不过可以转告大夫心理测量的相关数据。 同时我严正告诫她,目前所用的药物,不经医生的同意,绝对不可以自己随意增、减药量,更不能不经医生同意就停止用药。

看我如此严肃,肖兰诚恳地点头答应了。

抑郁症――心理咨询为我插上了一双飞翔的翅膀

听着肖兰用比较平静的语气诉说着这些,看着她漂亮的面容由于微笑显得更加妩媚,也看着她身上的装束以及脸上留有明显修饰的痕迹,我突然想到,这就是春天在肖兰身上的体现。 春天,万物更新,生机勃发,压抑了整个冬天的生气,应该在这个时候焕发了。

难道我们人不是这样吗?

想到这些,我知道,该是结束与肖兰咨询关系的时候了。可能今后肖兰仍然会有困惑和苦恼,仍然会有非常难受的时候,会让自己的情绪跌入“冬天”,但是她既然已经很大程度摆脱了偏激思考问题的方式,已经从一个孩子逐渐成长为大人了,知道作为一个大人应该怎样处理自己的婚姻和其他的事情,只要坚持,就一定会再次让自己的心灵走入“春天”。

突然,我想起了德国作家席勒曾写过的那篇关于上帝给鸟儿一对翅膀的寓言。

鸟儿们装上了翅膀,非但没有感觉沉重,反而竟因此飞了起来;人类承受生活所赋予的责任,如果能够勇敢面对,绝大多数不会被压垮,也会有如寓言中的鸟们那样,飘然飞起,飞向自己选择的地方。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