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再“聆听”三峡特色的西陵峡船工号子,高别逝去的老三峡吧

弘扬太湖文化

让世界 读懂江南

让我们再“聆听”三峡特色的西陵峡船工号子,高别逝去的老三峡吧

作者简介:

李春平——80年代—2000年代初,曾于各类报刊媒体发表各类体裁题材作品300多万字。并在原四川省万县地区(现重庆市万州区)邮电系统工作,后辞职,先后从事教育咨询、心理咨询、营销策划等!现任云南滇隆制药有限公司旗下滇隆-金玛咖养生酒跨界合作及直销总监

让我们再“聆听”三峡特色的西陵峡船工号子,高别逝去的老三峡吧

让我们再“聆听”三峡特色的西陵峡船工号子,高别逝去的老三峡吧

“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至于夏水襄陵,沿溯阻绝。或王命急宣,有时朝发白帝,暮到江陵,其间千二百里,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春冬之时,则素湍绿潭,回清倒影。绝 岩多生怪柏,悬泉瀑布,飞漱其间,清荣峻茂,良多趣味。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涧肃,常有高猿长啸,属引凄异,空谷传响,哀转久绝。故渔者歌曰: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

——郦道元《水经注》

逝 去 的 “ 老 三 峡 ”

——谨以此文纪念三峡水利枢纽工程蓄水15周年

三峡,你来自冰原,富贵沧海,于亿万年间栖息于斯的无量生命,以人类尚难知悉的心情、姿态——沉潜,奔腾,亡逸……

你承载着上苍殷殷的期许,张扬着远古地壳造山运动雄浑壮美,鬼斧神工,沧海桑田、寂寞无悔的守望——以别样的景致,另类的旗幡和角色,高唱着《神女赋》和《高唐赋》,生气相吹——星灵梦幻般的千古堂奥,造就了中国之为中国的不可须臾岿巍的神谕式的不朽!

天字第一号的豪迈、气概、威权、远望、部署,钢筋、水泥、巨型机械的轰鸣,造就出雄浑的大坝,高堤,可是,这些虽然只是坛坛罐罐,却横截竖断的,何止云雨巫山,搅扰造次的,又岂止孤单的神女?!

让我们再“聆听”三峡特色的西陵峡船工号子,高别逝去的老三峡吧

(一) 老 三 峡 的 原 生 态

对三峡最经典的概括,无疑是历代文人留下的对三峡吟诵的数千首或雄浑壮阔,或婉约悠长的壮丽诗篇,更有当年郦道元老先生的《水经注》——

“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至于夏水襄陵,沿溯阻绝。或王命急宣,有时朝发白帝,暮到江陵,其间千二百里,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春冬之时,则素湍绿潭,回清倒影。绝 岩多生怪柏,悬泉瀑布,飞漱其间,清荣峻茂,良多趣味。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涧肃,常有高猿长啸,属引凄异,空谷传响,哀转久绝。故渔者歌曰: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

还有留存的或风格迥异,笔调苍穹的各类或书画,或雕刻,或建筑……有人将古老的三峡,比作“上帝的手工”——惊涛拍岸,切割,分排,推挤——形成了粗绘的山川奇景——精美的石头会唱歌!有人将古老的三峡,谓之女蜗的脐带——泥石俱下,修补,工笔,点睛——细描出两岸多彩四季壮美!

三峡,不仅是连绵险峻山峦,与汹涌奔腾的江水的融合,还有上苍赋予人类的礼物,更有人类自身世世代代为了三峡的延续!

你看那连绵险峻的山峦,已进入三峡,就变得挺拔,高大威武,留给了人类数百上千种奇花异果,乔木灌木,不仅在农耕时代成为人们耕种生活所需工具的原材料,其艳丽的花,或柔软或坚硬的果,甚至繁茂的叶,或成为人们的美食,或是祛除百病的良方;连无人知道的小草都是各有个性,或迎风摇曳,或青翠嫩绿,或喷出芳香,甚至还是人们餐桌的美味佳肴……

那滔滔江水从西域雪山一路如闲庭漫步,进入三峡狭窄、蜿蜒的峡谷,就变得放荡不羁,气势如虹,在那更多依靠舟楫之便,实现人、货、信息交流的年代,就这峡江,阻碍了多少船只的畅通,又导致到少船工葬身鱼腹,但是三峡,就是你成就了联通川陕鄂湘黔乃至内陆与沿海的经济交流与文化融合。

三峡的险峻和崎岖,经过这奔涌的江水不舍昼夜地冲刷,荡涤,两岸和江底的岩石,就形成了精美的,会唱歌的绝伦精品,他们有的如龙腾虎跃,有的似万马奔腾,而有的可以状如文玩,甚至如老翁流连……

三峡特有的地形地貌,水文和气候,加之其地处巴国与荆楚结合交界,又形成了这里的人类特有的人文景致和风土人情,历朝历代一批又一批文人墨客或流连于此,或匆匆而过,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三峡文化和三峡风情——

肩挑背扛、牲畜不仅是作为肉食来源的动物,更是重要的耕作劳动力的三峡农耕方式;无论小小溪流,还是沿江而行,无不以一叶扁舟,成为人们运输或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崎岖的山地,形成陡峭弯曲的田地,而又大多土壤贫瘠,所以其农作物大多以薯类、杂粮、水果为主,也促使山民们讲粗放的过量经过精细的制作烹饪,也是三峡,造就了沿江而成的诸多城镇村落聚居地,从而在农耕的基础上,又形成了这里独有的商业文明和交通体系!

让我们再“聆听”三峡特色的西陵峡船工号子,高别逝去的老三峡吧

(二)三峡——厚重的人文积淀

她不只是奇山异水的聚积——距今三四千万年左右的喜马拉雅山造山运动,东西倾斜才使峡江流路形成,在漫长的冲刷中逐渐形成了了长江三峡水路。她不仅是一个地理意义上的大峡谷,更是华夏文明的一个摇篮和重要通道。历来是中国南北方文化、东西部文化传递和融合的大通道。其下游是洞庭湖平原和江汉平原,上游是川西平原,正处于两个农业文明的富集带。在历史进程中,吴越文化、荆楚文化、巴蜀文化都经由三峡串联着,承载着。

而她正是沟通这些文化的要道,并在沟通与联接中,创造自己的独具魅力的文化。

因为她——在陪伴着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的漫漫历史长河中,也凝聚了厚重的中华文化,见证着中华文化的生生不息,繁荣昌盛!三峡,见证了列强争霸的史实,目睹了荆楚帝国的兴衰存亡,更眼睁睁看着西楚霸王别姬投江,眼睁睁见屈原自刎……三峡胜迹溯源长,秭归历史源远流长。西汉已经很遥远了,那时秭归就有了一位沿香溪河走出的王嫱(王昭君)。她为民族安宁,主动请掖庭令求行,无怨无悔16岁离开故土,一直北到大漠深处。不,比那时更早,三峡秭归就已经走出了一位享誉世界的世界的“文化网红”——屈原。他创造了比西汉“乐府”南北朝“诗词”早数百年的“楚辞”文体。这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同样胸怀博大:即使他的君主将他放逐到荒凉的湘沅,也忠贞不渝;与他的黎民朝夕相亲;他为追求真理“路漫漫兮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不惜投江以身殉国……

三峡,伴随这滔滔江水,承接这刘备在此托孤,迎送了李白、杜甫、白居易、刘禹锡、黄庭坚,岑参、孟浩然、杨炯、张祜、齐己、胡皓等古代文人,及郭沫若等当代名家名人的足迹和作品,留下了4000余首(篇)千古绝唱的不朽诗篇美文——朝发白帝彩云间 / 千里江陵一日还 / 两岸猿声啼不住 / 轻舟已过万重山!

也见证和吸纳了数百万计的湖广填四川的移民大潮,从新促进了巴蜀地区经济社会文化的快速发展,也促进了巴蜀文化与东部湖广文化的相互交融!

让我们再“聆听”三峡特色的西陵峡船工号子,高别逝去的老三峡吧

由于三峡地区西控巴蜀,东引荆襄,北接汉中、关中之地,南连云贵、武陵地区,扼长江之咽喉,为蜀、楚之门户。其西有瞿塘之险,中有巫山之固,东有西陵之重,更兼重庆、宜昌等军事重镇, 加之其特殊的政治、经济、交通、文化等因素,更显得其在中国版图中举足轻重之战略地位。在战争年代,它是取得全国统一的兵家必争之地,因此它是沟通川、黔、楚、汉中的军事枢纽,在中国版图中占据着重要的军事地位。仅清末以前,在三峡地区就发生战事249次,特别是清代和宋朝、元朝时期。也由此造就了如巴满子、秦良玉、甘宁等能征善战的威武将士和仁人志士。

更重要的是,历经几千年的变迁和繁衍,形成了诸如屈原祠、宋玉祠、白帝城、张王庙、石宝寨、白公祠、丰都鬼城等具有浓厚三峡地域风情,融开阔大气、雕龙画栋及诗赋故事和民间传说、书法字画于一体的人文建筑;也有如秭归因滩而兴的新滩古镇、巴东的寇准做县令是建县治于此的信陵古镇、一路石梯,一座城门,一棵古树,两只狮子,位于风景秀丽的大宁河畔,素有袖珍古城之称的巫山大昌古镇、因盐而兴也因盐而衰的巫溪宁厂古镇、云阳具有陕西建筑风格的箭楼为标志的云安古镇、在长江南岸隔江相望,即可发现,她作为一个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繁华古镇,在2000多年前周朝设立源阳县开始就不仅作为一个沿江聚居村落或小集市而初具规模,具有小镇整体布局的基本定位,隔江相望,与如巨龙下江的石柱西沱古镇共同演绎出巴人图腾尚巫的龙蛇与鳖灵崇拜的古镇风范。

这些古镇,无一例外,都有着迷人的青石板街道,小瞧玲珑的古民居。当然,作为古镇的灵魂,这些古镇的商业文化经过千余年甚至数千年的演绎积淀,已经是高度成熟,营造出独特的古镇繁荣。

特别是三峡地区的这些沿江古镇,随着其不断发展壮大,其建筑风格日益凸显,更重要的是在三峡农耕文化的基础上,繁衍出日益繁荣的交通运输格局、商业文明;最明显的就是三峡地区的万县,不仅是厄三峡出入口,更是川陕湘鄂黔重要的物质流通中心和交通枢纽,信息中心,直至新中国成立前,就一直享有“成渝万”的盛名。

三峡,不仅进形成和留存了丰富的独具风情的城镇村落的建筑和建设遗产,还更多地形成了三峡地区特有的宗教祭祀文化、婚丧嫁娶习俗、服饰美食风格、昂扬激越的川江船工号子和三峡民歌、三峡民间神话和美丽传说。

三峡,在丰富物产的基础上,又如锦上添花般,打造出了各种如三峡晒枣、三峡烤鱼、三峡粉丝、忠州咂酒、忠州豆腐乳;各种锐利无比、包含刀枪剑戟和矛戈剑钺等或青铜或金属打制的巴人兵器;还有许多或骚客留痕感怀,或船工做记祈福,留存两岸巨石的碑文石刻;如忠县境内的多处汉阙、云阳彭氏古祠、涪陵城郊已有200多年的砖石木结构的庞大而有特色的陈万宝十大庄园群落;更有数以百计的便利山民出行交通的各类石桥就达数百座;其实,如果你现在或以后到三峡,早已无法见到这些真正的三峡特产了——充满着生命的活力与伟岸、悲壮的三峡纤夫,昂扬激越、无需任何装备即可穿山越岭的三峡船工号子;精致如工艺品,却透着粗犷古朴原生的木制扁舟;无论是修房造物,还是打造家具农具,无需一颗铁钉的精湛木艺;无论是服装的美化升级,还是恋爱信物的荷包、彩球、手帕、鞋垫,还是结婚赠品的枕套、帐帘、门帘,还是生孩子的用品如袢带、抱裙、围兜、鞋帽等,都要精心精致地以五彩丝线,一针针一线线地在精纺的绸缎上,秀出精美的文字或花鸟虫鱼图案的三峡刺绣或三峡扎花!

让我们再“聆听”三峡特色的西陵峡船工号子,高别逝去的老三峡吧

(三) 火爆一时——“告别三峡游”

1993年4月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第9届全国代表大会第1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兴建三峡水利枢纽工程的决议》,一个跨越世纪,跨越鄂(湖北)川(川)两省,这个“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当今世界殊”的工程,在改变中国经济格局,国际地位的同时,也巨变了三峡地区的社会结构——“告别三峡游”就是策划人,旅游业和媒体人携手引爆出来的“三峡工程”的副产品!领改革开放之先的沿海大中城市的旅行社和媒体迅速打出了一个概念——

“告别三峡游”!“绝版三峡游”

10来年后,随着三峡大坝的建成,原有的三峡就会沉入江底——同胞们,齐齐行动起来,向三峡告别吧!——三峡可是人类的唯一珍品,不抓紧一览三峡的险峻雄奇,你就悔恨终身啊!游客们,三峡珍品,已成绝版!——三峡蓄水,“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江水滔滔,波涛汹涌,对神女的仰视,你还有机会领略吗?

似乎,在一夜之间,乌江、大宁河、神龙溪等长江支流大多经崇山峻岭,峡高谷深,滩多水急的雄奇,深邃古朴,都会葬身鱼腹……似乎,三峡两岸的苍松翠柏也消失殆尽!似乎,奔跑山野的珍禽异兽,奇花异草,也成为三峡大坝的建设材料!似乎,三峡的风情,习俗,美食都会随着三峡工程兴建而毁于一旦!

于是,媒体上连篇累牍的新闻报道,旅行社八仙过海的摇旗呐喊,从东向西,由南至北,席卷华夏。似乎兴建三峡工程将使“传统意义上的、具有丰厚历史人文沉淀的三峡沿岸城镇不复存在”……我们去参加那一座座城市的“葬礼”吧,去告别,去拍点照片收藏即将逝去的三峡吧,去戴上白花,青纱,参加“三峡的葬礼”吧!老实说,那一片片“清库”的废墟,没有给我什么特别的触动。几年前初来三峡的茫然感觉,依旧。但这并不妨碍我看朋友三峡照片时的感动,看那次同行的颜长江的《浮世三峡》就是这样。置身三峡,我视而不见的场景,看照片时我却能感动。这个,我觉得我能理解我自己。

让我们再“聆听”三峡特色的西陵峡船工号子,高别逝去的老三峡吧

于是,从朝天门到葛洲坝,从长江到乌江、大宁河、神农溪,游客如潮!据时任重庆海内观光游轮公司董事长罗世柏回忆:当时三峡景点门票纷纷涨价也造成了不少游客的不满,有的景点已达到150元。景点虽然涨了价,但不少景区建设却没有上到新的台阶!时任重庆市水运行业协会会长胡德明介绍“”从当时三峡旅游价格看,如果一个北京或上海来的游客乘坐国内游船一等舱的话,其票价为1022元/人,加上景点好几百元的门票,再加上往返的机票等,那么游一趟三峡的费用大概要达3000多元,已接近游览新、马、泰的价格。他说,如此高的费用势必影响客源。罗世柏回忆说:那时候,北京包括故宫在内的门票价都是统一的60元/人,如果在三峡的某个景点的门票就高达上百的话,游客是很难接受的。

一时长,重庆——丰都——忠县——万县市——云阳——奉节——巫山——巴东——秭归——宜昌,600公里的长江,一时万船齐发。朝天门,鬼城,石宝寨,张飞庙,白帝城,神女十二峰,小三峡,神农溪,三峡大坝,无不游人如织,万人空巷。豪华游轮,平常客船,如叶扁舟,人满为患——整个三峡600多公里,没火车,没高速公路,唯江轮轻松,舒适,且行且饱览两岸风光。甚至,三峡两岸边上的——大小城市,偏僻崎岖的小镇;古朴原味与历史沧桑的或人文,或自然的“景区”景点;宽窄巷子,或承载千年百载风霜洗礼的巴楚民居,或飞禽走兽,时令菜蔬,大师精心烹制佳肴美味逐渐失宠,倒是农妇们业余水准将就煮熟的江湖小菜,还万人空巷,熙熙攘攘,甚至当年有一颇为流行的段子——只有看了老三峡的景致/吃了老三峡农妇做的饭菜/睡了老三峡农家的‘猪儿窖’<异常简陋的农家床铺>!

再念几句徐志摩先生的——再别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 我悄悄的招手 / 作别西天的云彩 /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 / 是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

软泥上的青荇 / 油的在水底招摇 / 在康河的柔波,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

那榆荫下的一潭 / 不是清泉 / 是天上彩虹/揉粹在浮藻间 /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 /撑一支长篙 /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寂静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缄默沉静 缄默沉静是今晚的康桥

寂静的我走了 /正如我寂静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 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非圣人,也只是一个凡人,也被裹挟进了这“告别三峡游”的浩荡人流!只是存了一点私心——一旦三峡蓄水,它原有的险峻,湍急,古朴…,原始,都将一去不返,这次来告别三峡,不是应该留下些什么?

一抔老三峡的泥土,一根老三峡的树枝,一块或晶莹圆润,或坚硬嶙峋的三峡石……用笔和DV记录下——老三峡的婚丧嫁娶的习俗,老三峡的音容笑貌,老三峡的服饰和风味小食,老三峡的民居和农耕文化,值得记载的老三峡经典?我可以不带走老三峡的云彩,雄奇险峻和风土人情,但可以用笔,DV留下些吧!

让我们,再“聆听”三峡特色的西陵峡船工号子,高别“逝去的老三峡”吧——

西岭峡中滩连滩,

崖对雅来山连山。

青滩泄滩不算滩,

最怕崆岭鬼门关。

船过西陵人心寒,

一声的号子过了靑滩。

一声号子我一身汗,

一声号子一身胆……

逝去的是老三峡,古朴原始的三峡,凶险的三峡;

新生的是全新的三峡,是充满着现代和时尚美感的三峡,造福的三峡!

2003年11月,三峡水利枢纽工程顺利蓄水!2018年系此15周年纪念年,特推出此——“逝去的老三峡”系列后逐渐推出一下系列分述篇(分述篇预计每篇3-5K字,并尽量配图)——

逝去的老三峡——三峡民俗篇

逝去的老三峡——三峡服饰及民间工艺篇

逝去的老三峡——三峡美食特产篇

失去的老三峡——三峡古镇及民居篇

逝去的老三峡——三峡古建及桥梁篇

让我们再“聆听”三峡特色的西陵峡船工号子,高别逝去的老三峡吧

让我们再“聆听”三峡特色的西陵峡船工号子,高别逝去的老三峡吧

让我们再“聆听”三峡特色的西陵峡船工号子,高别逝去的老三峡吧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