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很难受但不想去做心理咨询 那你要不要试试团体沙盘?

每一个孤独的灵魂都需要被读懂。

每一段痛苦的时光都需要被陪伴。

每一颗受伤的心都需要被治愈。

每一首无言的歌都需要被吟唱。


小园是个内向的孩子,她正陷入纠结的关系中,无法言说的痛,无处倾诉的伤。她不愿将自己的故事和任何人分享。更不喜欢用语言表达出来。因为羞怯,因为内敛,也因为她不相信任何倾听者。缺乏安全感和自我肯定感让她拒绝敞开心扉。因为她不确定这个看似治疗的过程会不会是又一个创伤。

我心里很难受但不想去做心理咨询 那你要不要试试团体沙盘?

面对这一类的来访者,咨询师需要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她脆弱的情感,给她足够的安全空间,耐心的陪伴。即使如此,关系建立的过程依然会受到她强烈阻抗的挑战。她不愿进入一段咨询关系,也不愿倾诉,更无法信任咨询师。于是我希望她能够尝试团体沙盘游戏治疗。

沙盘游戏治疗目前在我国越来越流行。一方面是因为沙盘治疗是以荣格心理分析为理论基础,而荣格理论与中国文化有紧密的联系。另一方面是因为中国文化背景下人们对于咨询的阻抗普遍强烈,而沙盘作为表达性治疗的一种可以让人卸下内心的防御,直接表达内心的意象。

我心里很难受但不想去做心理咨询 那你要不要试试团体沙盘?

多拉・卡尔夫创立的沙盘游戏治疗是针对个体的。团体沙盘是沙盘传入中国之后根据本土需要而产生的。西方文化是个人主义的,而中国文化是集体主义的,凡事喜欢抱团儿,从集体中寻找身份定位和认同。团体沙盘治疗的出现是沙盘游戏治疗在中国本土化的产物。也就是说更适合中国人。一个人要开始一段自我探索的旅程,去面对自己的无意识,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团体沙盘可以化解这种恐惧感,因为有人和你一起做同一件事情,是一种极大的安慰。在这种集体环境中,“我和他们一样”或者“原来他们也是这样”的想法本身就是一种治愈。

成年人的团体沙盘游戏治疗是要遵守严格的设置的。团体人数3—7人不等,一般进行4-8轮,不超过3个小时。其间不能把放好的沙具拿走,也不能乱动别人的沙具。全程遵守保密约定。可以拍照但绝对不可以传播出去。形式主要分为以下四种:

1、有规则,无命题。可以经由抽签决定顺序,规定每一轮每人只能选择一个沙具,共同完成一个沙盘作品。(目前这一种形式应用比较广泛)。

2、有规则,有命题。由咨询师根据团体特点给出命题,团员根据命题完成沙盘,每轮每人可选一个沙具。

3、无规则,有命题。咨询师出题后,团员可自由发挥,不再限制次数和沙具数量。

4、无规则,无命题。只限定时长(30-60分钟),其他不限制。

我心里很难受但不想去做心理咨询 那你要不要试试团体沙盘?

团体沙盘游戏的设置给所有团员提供了一个自由保护的空间,让每个人能够更真实的自我表达。在咨询师的引导下,通过抚摸沙子,摆放沙具,分享感受,逐渐地将潜意识意识化。而整个团体通过无意识的联结形成了一个能量流动的“场”。团员之间使用非语言的表达彼此感应。每个人都在这里被理解、被接纳,同时也重新认识自己,觉察自己,并将这些觉察与现实相连接,产生新的顿悟,从而走向治愈。

我心里很难受但不想去做心理咨询 那你要不要试试团体沙盘?

你做过团体沙盘吗?大家可以分享一下做团体沙盘的体验,欢迎留言!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