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中的瓶颈期

本文首发于合肥鱼树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www.yushuxinli.com),版权归鱼树心理所有,禁止转载。

心理咨询中的瓶颈期

最近我的一个来访者陷入了瓶颈期,因为感到沮丧无望,中断咨询已经有2个月的时长才又继续。出于对来访者隐私的保护,我们不谈来访者的案例,我还是来说说五年前我渡过瓶颈期的感受吧。

四年前我有一个目标A,它的“最后期限”从2013年初推到国庆,之后又推到了2014年3月28日。每一次一天一天期限越来越靠近,我就越来越焦虑,因为我看不到任何目标能实现的迹象。那种挫败感和失控感越来越深的困扰着我,关键是这个目标是我极难去影响的。我感觉好像无论如何兜兜转转这个问题根本就绕不过去也解决不了,这种熟悉的受困的感觉常常让我觉得特别狼狈也特别无力。虽然这个目标很多地方我无法控制,然而我还是在强烈地责备我自己。因为其实在更早的时候我就应该感觉到这种隐患,而我居然对它视而不见;不仅如此,后来这么长的时长里,我居然也没有找到途径来改变这种境遇。

我感到自己就像一头野兽,本来就应该拥有自由,然而总是遇到同样的藩篱,一次一次怎么也冲不过去,那么无助,那么无望,那么迷茫。

每一次我被实现这个目标的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我就会把这个压力转移到我老公身上。我们也曾冷战,我看着他的痛苦和挣扎,可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但是我感谢我自己,感谢我和我老公一起的努力,感谢面对那么多的困难,我们都没有放弃。2014的3月是黎明前的黑暗,真的到了2014年3月28日的时候,我已经放下了我的坚持。

有时候我觉得,唯有痛苦可以带来教益。我当时也在持续地做咨询,当时的咨询师就是我在“我的心理咨询史:工具篇”里面提到的咨询师,我老公也找她做过两次咨询。我们讨论了很多界线相关的话题,这些东西都让我觉得很有价值,但是最有价值的还是我自己摸索的一些思考。

比如我开始质疑为什么一定要实现目标A,目标A的意义到底是什么,目标A到底为什么成为了我的需要,我这么坚持实现目标A,甚至不惜与我最爱的人作对,并且把我们的生活搞得这么痛苦,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想说明一下,这个思考和质疑的过程它不是平静的思考过程,而是在痛苦的煎熬中,在泪水的浸泡中艰难前行的过程。我后来感觉到我需要做一个选择,一边是我自己和我爱的人真实的生活,一边是我心中认为的社会大众的普世标准。当我决定选择我自己和我爱的人的时候,好像那个期限,那个目标忽然间都变得不重要了。

好像伴随着痛苦和思考,一直前行中,忽然之间就走出了那团迷雾,渡过瓶颈期之后的感觉不是“豁然开朗”,而是终于放下了一些东西,连身体都轻松了很多。

再后来,从2014年3月28日之后一直到现在,我和我老公之间再也没有遇到过那样的冷战了。我们又遇到过其他的问题,然而我们感觉无论遇到任何问题,我们都是可以解决的。那个瓶颈期的痛苦没有打败我们,反而使得我们更加强大了。

现在我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有时候我也会看到我的来访者的一些挣扎,他们在进行了一段时长的咨询之后还是没有解决痛苦的情况下,常常会责怪心理咨询师,有些人甚至会放弃咨询。但是哪怕他们想要放弃,我没有想要放弃的时候,我接受人们会在痛苦之中把责任推在我这里的现象,虽然我并不认同心理咨询的效果是咨询师带给来访者的。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艰难困苦,我不会放弃我的来访者。我相信这种艰难时刻的支持和持续的工作虽然有时候感觉节奏缓慢,然而这是正常的,而且是必经的。

我跟我的来访者说“我不劝说你,也不催促你,我就静静地等着你。你可能不够相信你自己,但是我愿意相信我们一起的努力。我看到我们曾经努力而来的小进步,我看到你成长的潜力,我看到你是愿意思考和改变的,这就很不容易。”那些积累了五年、十年、十五年的痛苦,和一般的有些人才持续几个月的痛苦相比较而言,确实是需要更多的耐心去处理的。

我们有时候会不可避免的遇到瓶颈期,我不认为会有牛逼的心理咨询师能瞬间解决所有的问题,也不相信会突然出现什么奇迹,但是我的体会中这种不断的坚持探索自己内心的力量,能够让我们点点滴滴的发生改变,日积月累让我们更加靠近那个我们想要成为的自己。

本文首发于合肥鱼树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www.yushuxinli.com),版权归鱼树心理所有,禁止转载。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