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何小萍是怎么勾引着文工团里的人们欺负她的?

本文首发于合肥鱼树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www.yushuxinli.com),版权归鱼树心理所有,禁止转载。

芳华:何小萍是怎么勾引着文工团里的人们欺负她的?

何小萍离开了家乡来到文工团,以为再也不会有人欺负她了,然而她强大地创造了再次被人欺负的氛围。不信你看:她来之前似乎没有见谁被那么严重的孤立,她的室友尽管有些不够友好,但是也不至于到这样欺负人的份儿上;但是她一来就不一样了,她的语言和行为勾引出或者加强了文工团的成员们欺负人的那一面。

就拿偷军装照相这事来说吧,要是普通人想穿军装照个相,我们会怎么做呢?首先我们可能会等到军装发下来再去照相,反正也不差那么两周时长;其次我们可能会跟室友说明原因后,借室友的军装去照相,就像人家说的:“你要是明着跟我借,我也不会不答应的”。那么何小萍是怎么做的呢?她迫不及待地偷偷拿着别人的军装去照了相,并且还在室友质问的时候否认了这件事。我们不说军工团里的人们,如果换上是你,我的读者,一个新来的人偷偷摸摸的做了一件事,还不承认,这个实在不能引起人们多少好感啊。

芳华:何小萍是怎么勾引着文工团里的人们欺负她的?

以上看起来似乎是在批评女主,然而我真的没有想批评她。这部电影真的很棒,我也多次为女主落泪,那个特殊的时代,那些人特殊的青春,自然是有他们的意义的。我想很多人看到后面早已原谅了女主,但是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去想一想,女主到底为什么要去偷衣服照相呢?

我想这需要从她的生活环境说起,电影里面她的妈妈改嫁之后,她的生活境遇一直很差。那么我们可以大胆猜测,在那个环境中估计很多事情是比较悲催的:你最好没啥要求,要求可能也不会被答应;你最好别犯错,犯错了可能会被惩罚;如果要做什么,可能只能偷偷地做,否则就只能等了。我是想说,何小萍在她的生活环境中学会了这样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在她的生活环境里面是合理的。然而在她离开原来的生活环境,走进文工团的时候,她一方面希望这里是不同的,她在这里是可以不被人欺负的,然而另外一方面,她又下意识的把这个环境当成自己原本的环境,用原来的模式去处理事务,这显然是很容易碰壁的。就好像是生活已经换了一幅地图,而她还在试图按原来的方式走路,这个确实是容易摔跟头的。

芳华:何小萍是怎么勾引着文工团里的人们欺负她的?

何小萍成功的把她文工团的队友们变成了敌人,于是她就处在继续被欺负的境地——那个她熟悉的境地里,那么孤独,但是熟悉,所以似乎就可以感到安全了。

从心理学的角度上来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何小萍确实对她被欺负负有一定的责任,只是简单的换个环境,如果思维不换,行为模式不换,那还是会很容易继续被人欺负的。这类问题就是心理咨询的用武之地了。如果你重复性的遭遇类似的困扰,即使换环境也没用,那么这里可能有一些我们自己的贡献,不知不觉中造就了相似的境遇,这时候换环境不如换思维,这类问题非常值得在心理咨询中来仔细探讨。

本文首发于合肥鱼树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www.yushuxinli.com),版权归鱼树心理所有,禁止转载。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