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式会谈》设“心理咨询室” 治愈焦虑患者

在一个物欲空前高涨的时代,“丧”文化正一步步成为当代青年的主流文化,失眠、脱发、焦虑等问题接踵而至。最新一期的《非正式会谈》中,节目组特邀简单心理创始人简里里与各国代表一同直击内心焦虑面。

《非正式会谈》设“心理咨询室” 治愈焦虑患者

简里里介绍道,现在来咨询心理焦虑症状的人日益年轻化,他们的焦虑主要集中在工作和生活压力。五行缺钱的“病患”刘彦磊,就在节目中抱怨称:“感觉自己活不下去了!”大学刚毕业的他,虽然月入5000人民币,但需要在北京租房、社交等,钱根本不够花。

《非正式会谈》设“心理咨询室” 治愈焦虑患者

秘书长陈铭宽慰道:“谁的第一份工作不是又枯燥又不太挣钱?说到底还是要坚持,坚持下去就会有不一样的天地。”随后,副会长杨迪也自曝曾因为实习时还要伸手向父母要钱而落泪的经历,相比之下能在北京靠自己站住脚的刘彦磊已经很不错了。

《非正式会谈》设“心理咨询室” 治愈焦虑患者

如果说刘彦磊是为现实发愁,那么“女病患”顾思慧的“朋友圈焦虑症”可以说是“云焦虑”了。由于90后们处于一个信息爆炸的年代,他们接触到更多的信息、产生更大的欲望,当他们发现现实自我和理想自我之间产生的差距时,焦虑感便会油然而生,这也解释了为何会出现朋友圈焦虑症。面对令自己更加焦虑的朋友圈“秀晒炫”,杨迪现场指导说:“就用讽刺性的言语评论回复,怼回去就会很爽!”

在简里里看来,嫉妒与比较本来是件正常的事情,但社交媒体将它们过度放大,于是便带来了焦虑感。最好的缓解办法就是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通过追剧、冥想、瑜伽等方式让自己安静下来,将注意力关注在呼吸上,跟随呼吸感受自己的身体。

《非正式会谈》设“心理咨询室” 治愈焦虑患者

“朋友圈很多焦虑的部分就像是哈哈镜照出来的,看似我们是在焦虑别人,本质上是在焦虑自己进步的速度。如果有一天我们的价值不是建构在从别人的镜子上,而是建构在自己内心的基石,就不会焦虑了。”陈铭最后的总结也成功地治愈了在场不少“云焦虑”患者。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