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人靠攻击自我缓解焦虑?

有多少人靠攻击自我缓解焦虑?

有多少人靠攻击自我缓解焦虑?

01

考科目二时,遇到一个补考了三次的女生。

她说:如果这次再考不过,就去死。我深吸一口气。

这种用攻击自我来缓解焦虑的例子在生活中并不罕见。

橙子是名牌大学的学生,刚从斯坦福大学交换回来,可她去找学校心理咨询老师诉说:自己成绩不好,学习效率特别低,没主见,没领导力,特别羡慕那些一呼百应的学生。

Linda今年30刚出头,对外的身份是公司业务部主管,对内却是一台负面标签收集器,她把敏感、自卑、抑郁、强迫都丢进收集器里,仿佛这样才能让自己安心……

有多少人靠攻击自我缓解焦虑?

他们身处各种年龄段,经历不同的人生,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忍不住自我贬低,把最刻薄的评价留给自己。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比普通人更出色,却更焦虑;明明可以选择更好的方式,却偏偏选择自我攻击,这到底是为什么?

02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自我攻击属于自我防御机制,它植根于童年经历。和评价性的生存环境有关。

众所周知,在我们这个社会里,特别不乖的孩子和特别乖的孩子总是容易被各种评价性的语言包围。

前者常常听到这些话语: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长进的孩子,你看看人家……”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是榆木脑子么?

后者听到的是这些:

“你很棒,将来肯定有出息。”

“今天怎么只得了99,按你的水平,理应是100分的呀。”

以前我常常觉得这些评价性的语言伤害的是“差生”,在接触了大量自我攻击者的案例后,才发现伤害更存在于“优等生”身上。

在大量的赞美中,他们不再成为有血有肉的自己,而变成一个冷酷的参照点。

这个参照点就是:你必须优秀。现实中任何言行都将被拿来和参照点对比一旦不足,就有丧失的感觉。

只要这个参照点在父母心中存在一天,那个“别人家的孩子”就时时刻刻都有丧失的风险,他能不比一般人更焦虑么?

有多少人靠攻击自我缓解焦虑?

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罗杰斯曾提出这样的理论:

当孩子担心自己不被父母认可时,他们会产生强烈的焦虑,他们会在幻想中创造出一个他们认为父母喜爱的“自我”来缓解这种焦虑。

他们的自我攻击,本质上是幻想的完美自我对现实的平庸自我的批判。

自我攻击越厉害,焦虑感也减轻地越多。

这些孩子成年后遇到挫折会不自觉地采用这种方法,因为这是他们熟悉的模式。

有多少人靠攻击自我缓解焦虑?

自我攻击就像一贴短效麻醉剂,它的弊端在于瞬间减轻焦虑的感觉让人上瘾,却给现实自我沉重地打击。

03

那么怎样才能停止自我攻击,用更有效的方式缓解焦虑呢?

重视童年期:给予孩子无条件的爱

想起龙应台写过的一篇文章,大儿子安德烈刚念小学时,她每天要检查儿子作业。

老师以画老鼠的数量来表示作业的优劣。五个老鼠是最优。安德烈一般都能得到五个老鼠,有一次得了三个老鼠,母亲立刻让他擦掉重写。

儿子大声地抗议:我也有得三个老鼠的权利。

那一刻,龙应台了解到爱不只是渴望对方杰出非凡,还有接受和包容不完美。无条件的爱才是真正的爱。

有多少人靠攻击自我缓解焦虑?

擅于自我攻击的人,幼年时无一例外接受的都是有条件的爱。

有条件的爱有其标准的语言:

“你得不到五个老鼠,我就不喜欢你了。”

“你再不听话,我就走了。”

“你这样,我才爱你。”

显然一个人不可能时时刻刻遵守另一个人的条件和标准,也就是说在有条件的爱之下,一个人有随时不爱另一个人的可能。

这就迫使渴望爱的人必须创造出一个完美的幻想自我,必须攻击不完美的现实自我。

只有当一个人告诉另一个人,我无条件爱你,你考100分,我爱你,你考90分,我也爱你;你优秀,我爱你,你不优秀,我仍然爱你。

被爱的人才会放弃幻想,放弃攻击。

有多少人靠攻击自我缓解焦虑?

行动是焦虑最好的良药

我有一个同事,有一段得了顽固性失眠,不停自责,异常焦虑,看了很多医生,吃了很多药,都不大见效。

我问她:医生怎么诊治的?怎么会一点效果都没有呢?

她说:甲医生说去爬山,我觉得肯定没用,没爬;乙医生说去慢跑,我觉得不一定管用,没跑;丙医生说去冥想,我觉得肯定没用,没试。

我说“你听过布里丹之驴么?就是站在两堆干草间,一边跺脚自责,一边迟迟无法做出决定,最后饿死的驴子。

焦虑者就像布里丹之驴,它的困境在于总是妄想控制自己没法控制的远处,去放弃了把握可以控制的眼前。

眼前是什么呢?就是英国医生克莱尔.威克斯在《精神焦虑症的自救》里面提到过的那句话:行动是焦虑最好的良药。

放下攻击,带着焦虑前行

治疗焦虑的方法里面有一种叫森田疗法,治疗原则是八个字:顺其自然、为所当为

换句话说就是:放下攻击,带着焦虑前行。

说到森田疗法,就要说到它的创始人森田的治愈经历。

森田自幼具有神经症人格。16岁患上了神经衰弱、失眠、焦虑。

有一次,森田的父母忘记给他寄生活费,森田误以为父母不支持他上学,越想越生气,甚至想跑到父母面前自杀。最后他决定放弃治疗。不再愤怒,也不在自我攻击,用一种死就死吧的心态活着。那段时长他拼命看书学习。

结果,森田不但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而且连先前的症状都消失了。受此启发,他开创了森田疗法。

有多少人靠攻击自我缓解焦虑?

森田的经历告诉人们:自我攻击由内在的愤怒所致,人在越愤怒时,越难以冷静,也越找不到问题的症结。真正有效的方法是:放下攻击,带着焦虑前行。

当我们能和焦虑泰然自处时,焦虑也就不再和我们为敌了。

– END –

姚瑶|初心客厅专栏作者,高校教师,获心理咨询资格,专注于亲子、情感、社会心理的观察与写作。

内容图片版权归初心客厅心理疏导平台所有。

情感不顺心?生活压力大?下载初心客厅APP,365天全方位解决恋爱、婚姻、亲子、职场中的一切困惑。首次下载并注册即送50个初心币,每天签到打卡也可获得1个初心币哦,初心币可以直接抵扣现金使用!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