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做多久才能结束呀?

心理咨询做多久才能结束呀?

作者:段霄丽

走进心理咨询室的来访者无一例外都会问咨询师,我这咨询要做多久呀?

许多初学咨询技能的咨询师也会问督导,这个工作要做多久呢?

在一次专业培训课上,美国精神分析协会主席布莱克曼也被问到这个问题。

老先生说,噢,如果你需要一个答案,那就是2次到10年。

一位有着40多年专业工作经验的行业大咖,给出了一个这样模糊、宽泛和不确定的答案。

心理咨询的工作时长能确定吗?

这也是一个专业话题。

有很多督导,会使用一则寓言故事来这样隐喻地解答这个话题。

心理咨询做多久才能结束呀?

一位路人遇到一位哲人,问:“我想到A点,还需要多久?”

哲人说:“我不知道。”

待路人前进了一段路程之后,哲人赶上路人,说:“刚才我说我不知道,是因为我不知道你走路的速度,现在,我知道了,所以,我可以告诉你答案。”

这个故事,似乎在告诉我们,咨询的工作时长跟来访者在咨询中内在的发展速度有关。

按照物理公式的思维来考虑的话,心理咨询的工作时长不仅跟来访者的内在速度有关,还跟来访者要走的路有关。

这条路,便是来访者当前内在的位置和期待的终点之间的连线。

在我的经验里,来访者当前所处的内在位置与来访者希望解决的困扰或问题的性质有关,期待的终点和自己对健康的定义有关。

一位19岁的妙龄少女,因为1个月前和男朋友闹分手,心绪不宁,走进了我的咨询室:她的问题具体而现实,并且在近期发生,我们工作了3次,双方都认为可以结束了。

一位风华正茂的IT理工男生,刚刚升入公司管理岗位,因为工作压力有所增大,开始莫名出现手心出汗、分神、睡眠困难的情况,他带着对未来的恐慌和担心走进咨询室:他的症状表现在身体上,原因却莫名其妙,但他一发现自己开始偏离正常,我们工作了2个半月,便顺利的结束了工作。

我在接待大学生来访者的时候,有些人会告诉我,哦,我这个问题,很早就有了,早到上小学和初中,只是中学功课太紧张,压抑了下去,现在好像不得不面对了。

还有一些来访者,他们会告诉我,嗯,几年前吧,几年前我的状态就不是太好了,我尝试了很多办法在自己调节,我去健身,我去参加社会活动,我去看中医,我吃补药,我学心理~~~

一般这样的来访者带来的问题,很难一下子具体表达,用语言表述得也比较概括。

或者一下子很难说清楚想解决的是哪一个具体的问题,就像拔出萝卜带出了泥,深究下去,往往需要解决的是自己的一种生活模式和关系模式。这样的工作,的确是以年为单位来计算的。

如果健康有一个方向的话,来访者在走进咨询室之前,偏离这一方向的时长有多长,我们就需要花多长的时长再走回来。

每一位来访者带来的困扰和痛苦,都是独一无二的,就像每位来访者都有自己独特的路途要走,他们还用自己的独有速度在进行着。

咨询也就像是一个高端私人定制的旅程,有关你的答案,只在你这里。这就是上面哲人的那句话,我需要知道你的路程有多长,还要看到你的速度有多快,才能告诉你答案。

在我的经验里,来访者在这内在旅途中的速度,和来访者的自我功能息息相关。

来访者和咨询师结成自我联盟的时长,将暗示着咨询工作的时长。

来访者与咨询师达成联盟的时长越短,来访者的自我功能越完备,说明来访者跨越障碍的资源越充沛,来访者越能更快独立,离开咨询室。

反之亦然。

因为,心理咨询师和来访者是合作的关系,在这个关系没有达成之前,咨询师的工作重心往往是借出自我功能,帮助来访者培养发展自我功能,直到自我联盟成立,开始正式的内在探索。

长程的内在探索,往往依靠的是来访者内在的生命导引,所以,在很多动力取向的案例里,梦经常会告诉来访者,什么时候该结束了。

所以带着自己的梦与咨询师探讨,是了解自己内在状态的途径。顺便也可以看一看,你与咨询师结束工作这件事,梦里是怎么表达的。

我能确定的是,当来访者开始相信自己的内在导引,开始放心把自己交给内在的时候,心理咨询的工作也离结束不远了。

长程公益个案动力取向咨询预约中,仅开放2个名额

报名方式:添加微信——渔歌轻飏心理工作室;

咨询地点: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附近,地铁2、4、7号线均可到达,预约后发详细地址。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