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完《那年花开月正圆》如果不懂得这一点,就全白看了

《那年花开月正好》收官一周。

追完《那年花开月正圆》如果不懂得这一点,就全白看了

这是一部具有历史背景的剧,以一桩军需案为暗线,讲述了庚子国难,卖艺出生的女子周莹用自己的方式担起了吴家大业的重振之风,引领了动荡时局的改革之路。

看完这部剧。

有赞叹周莹有勇有谋、洞察人心的;

有欣赏吴聘敦厚善良、温柔似水的;

有钟情星移性格耿直、果敢义气的;

还有喜爱赵大人呆萌正直、王世均忠厚老实,图尔丹直爽豁达……简直是圈粉无数。

不可否认,吴家大当家周莹,以及那五个形形色色钟情于她的男人,确实让整部剧增添了许多色彩,有了很多看头。

然而,一部剧之所以能够火起来,必定是有其深意与内涵的。今天,我们就来深挖一些,少有人看到并思考的问题。

01 被情绪主宰的人生,注定是个悲剧

胡咏梅,嫉妒之心蒙蔽了双眼

追完《那年花开月正圆》如果不懂得这一点,就全白看了

胡咏梅,古月药材行的千金大小姐,含着金汤匙出生,自幼失去母亲,被其父胡志存万般宠溺。

虽遭人陷害,但胡小姐凭借父亲留下的殷实家底,以及管家的精明能干,购置下了好几块土地,又早早地与上海的洋商合作,先人一步开办了“古月洋布行” 生意蒸蒸日上。

咏梅虽经历劫难,但若就此好好经营,后半生也能过得不错。

然而,仅仅因为“周莹嫁给了吴聘” 嫉妒不已、怀恨在心。

为了报这个莫名其妙的仇,她:

买下甑糕摊,试图毒害周莹;

落入杜明礼圈套,通信土匪买凶杀人;

最后甚至抵押出了自己后半生的依靠“古月样布行”以及购置的所有土地,仅仅为了打一场愚蠢的价格战,试图压垮周莹所在的吴家东院的生意 . . . . . .

她从未细想,这一切背后的原因:

为什么好好的,父亲忽然就死活不同意自己嫁了?

从小一直疼爱自己的吴叔吴婶,怎么忽然就成了弄虚作假、栽赃陷害之人?

如果是为了陷害自己的父亲,为何吴蔚文要把假货放在自己的库房、给自己惹麻烦呢?

既然军需案已经结案,父亲胡志存为何迟迟不予释放?

父亲释放回家之后,为何口口声声说“对不起吴家”,却又欲言又止、左右为难、不愿细说?

为何父亲会告诉自己“杜明礼是一条毒蛇”?

. . . . . .

胡咏梅,被嫉妒蒙蔽了双眼,让情绪主宰了人生!

沈四海,因仇恨被“捆住了双脚”

追完《那年花开月正圆》如果不懂得这一点,就全白看了

沈四海,泾阳第二大商户老爷。在一场皇族官场之争中阴差阳错,失去了大儿子月生。

虽然不幸,但其二儿子星移天生聪慧,人又正直善良,能够在上海独当一面,本可以替代长子,好好将沈家的生意继续做得红红火火。

然而,仅仅因为大儿子月生“死在吴家的库房里”这一点,就视吴家为杀害自己儿子的仇敌。

他也从未想过:

为什么堂堂贝勒爷,会愿意帮自己报仇?

如果真的是吴家杀害了月生,他们既然有足够的时长,为何要把尸体留在库房里,给自己惹麻烦?

如果军需案真的是吴家作假,又为何需要自己来做假证?

. . . . . .

为了报这个“不动脑经”的仇,他不仅落入了贝勒爷的圈套,做出构陷吴家之事,还愚蠢地和这个真正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一起“与虎谋皮”,生生被分去沈家辛苦经营得来的3成收益,成为贝勒爷在民间的“钱袋子”。

沈四海,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让情绪主宰了人生!

追完《那年花开月正圆》如果不懂得这一点,就全白看了

02 成为“情绪奴隶”得一时心安,埋下的是隐患

有多少人不明就里,去做一件事情的理由仅仅是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心里舒服些?

经常在小年龄的妈妈群里,看到有人在说孩子感冒咳嗽的事情。都知道抗生素不能滥用,很危险,就算去医院也不一定能开到。但有的妈妈就是不放心,每次孩子一感冒,就追着、赶着、逼着医生,一定要开出抗生素给孩子用,才放心。

她们让孩子用抗生素,仅仅为了自己心安,却给孩子埋下了“今后无药可治”的风险!

经常在幼托机构门口,听到家长们在讨论孩子的“兴趣班”问题。有的爸爸妈妈一听说别人家的孩子有学这个,自己也连忙跟着报,一点不顾及自己孩子的兴趣,考量自己孩子业余的时长安排,更谈不上尊重孩子的自我意愿。

都说“我也不想,但是身不由己,别人学了我们不得不学!”实际上报这些班,仅仅是为了平复家长自己内心的焦虑感,却在不知不觉之中,埋下了:因为强迫学习,扼杀了孩子兴趣与学习积极性的风险!

. . . . . .

追完《那年花开月正圆》如果不懂得这一点,就全白看了

03 不被看见,是成为情绪奴隶的根源

为何明眼人细想就知道,这里面是有问题的,这位胡家大小姐以及沈家大老爷,就会看不清呢?

为何他们会被情绪,主宰了自己的人生呢?

因为他们的感受,没能被接纳与看见!

因为一直以来的情绪积压,让他们再也忍不住了,无论如何,他们都要好好发泄一下,即便明知是错的。

追完《那年花开月正圆》如果不懂得这一点,就全白看了

胡咏梅,虽然父亲对其百依百顺,但当她因为出嫁被阻挠,痛苦万分接近歇斯底里之时,其父胡志存对她只有指责与压抑:

哪里会要了你的命啊!

我求求你不要这样了好不好!

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你就算不为我,为了你死去的娘,你也不能这样作践自己啊!

. . . . . .

在心爱之人吴聘的生死关头,胡咏梅“爱吴聘、想要救吴聘、嫁给吴聘”的心情,自始自终未被父亲看见!

追完《那年花开月正圆》如果不懂得这一点,就全白看了

沈四海,虽身为沈家的一家之主,但在经历丧子之痛之时,情感上丝毫得不到家人的接纳与支持。

甚至自己的母亲,还在指责自己:

不如自己的爷爷,虽然一文不名却活得铮铮铁骨;

不如自己的爹,虽然只做了一点小生意,却没有人敢欺负。

软弱可欺,对不起沈家的名号!

逼迫自己早日报仇,重振沈家威风!

胡咏梅和沈四海,他们没有被看见的感受,并不会因为不被接纳而平白消失,而是变成一种内心的情绪积压,削弱他们的理智与判断力,最终让情绪主宰了自己的人生!

追完《那年花开月正圆》如果不懂得这一点,就全白看了

04 “看见” ,是给孩子最好的馈赠

孩子哭,是一种情绪的表达。

“不要哭了!”

“有什么好哭的?”

是对孩子情感的漠视,容易让孩子慢慢成为一个:情感压抑之人。

温柔地抱一抱孩子,等孩子情绪平复之后,慢慢引导孩子说出其中的缘由,才是适当的做法。

孩子闹,是一种自我意志的主张。

“再闹妈妈就走了!”

“再闹就不喜欢你了!”

是对孩子心理需要的无视,容易让孩子成为一个:为自己有想法而感到羞愧的自卑之人。

认真倾听孩子的想法,并在可行的范围内尊重孩子的意愿,陪伴孩子做一些自我尝试甚至是挑战,才是爱孩子的表现。

孩子感到害怕,是一种求助的表现。

“你怎么这么胆小。”

“你看,这一点都不可怕。”

是对孩子软弱表现的拒绝,容易让孩子成为一个:失去安全感,习惯以面具包裹自己、内心孤独的人。

在孩子向我们求助的时候,无条件地接纳孩子,陪伴孩子一起感受恐惧、走过恐惧、并超越恐惧,才能让孩子获得内心真正的勇敢,才能让亲子关系越来越亲密。

曾经在餐厅看到一个2、3岁的孩子,坐在餐椅上对着一碗鸡蛋羹半天没有舀起来一勺。

爸爸火了:你这熊孩子,就不会好好吃饭!

孩子”哇“地一声哭了。

因为就坐在他们旁边,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原来:那个盛鸡蛋羹的碗盏高度有点深,以孩子坐着的那个高度,是看不到里面的东西究竟在哪里的。

于是,我示意这位爸爸将孩子的屁股垫高一点试试,结果不到2分钟,孩子就全部吃完了。

就连成人间,都会有这样那样的误解,更何况是还不能很好表达自己的幼小孩子。

如果能够对孩子多一分耐心,多一分理解,多一分接纳,那么就能让孩子少一点委屈,少一点愤怒,少一点这样那样的情绪积压,让他们拥有更多的平静与智慧。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