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理咨询史:只做了一次的午夜咨询

本文首发于合肥鱼树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版权归鱼树心理所有,禁止转载。

我的心理咨询史:只做了一次的午夜咨询

2012年4月的某个午夜,我从前夫家逃走后,还久久地被恐惧笼罩着,怀着巨大的不安,我预约了一次午夜的电话心理咨询。我知道我无法在这个时长找到我平时的心理咨询师,可能我也不指望谁能够迅速的安慰到我,但是我依然无法仍受一个人孤独地应对这些负面情绪,所以我在预约时对咨询师唯一的要求,就是他能立马开始咨询。

杭州的一位咨询师通过电话接待了我。我伤心害怕但又非常的急躁,没有任何耐心,我慌乱的向她描述我的遭遇和我的急切的心情,而她置之身外的语气似乎激怒了我,可能就是因为她如此淡定,我感觉不到丝毫的关心吧。我诉说着我的无奈,而咨询师在跟我说着所谓的界线,比如说当我诉说夜里三点有时会被电话铃声惊醒的时候,她居然问我为什么给别人这样的机会而不是选择关机。

这可能注定是一个失败的咨询。隔着电话咨询,我甚至不愿搞清楚这位咨询师的姓氏,我想这就像是陌生人之间短暂的交流,就像是网络上随意的发泄,我不会管理我的形象,不会思考我的行为,我也不会追求什么启发或者成长,但是我如此地需要人陪伴。

现在我做了全职的心理咨询师,在今年早些时候我也尝试过一段时长的网络咨询,也知道深夜确实有很多人有咨询需求。因为白天的时候我们在喧嚣当中或许还可以忘却,但是在夜里安静下来之后常常就无法躲避我们内心的矛盾。这样的咨询有不少是只会进行一次的,因此也难以真的带给来访者多少成长。

当然“午夜立马就要约到的咨询”也不是只能进行一次的,只是这时候往往需要很大的耐心去倾听理解和陪伴,而很多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是不会这么做的,因为毕竟为了健康,这样的工作时长尝试都是难以持续的。

但愿痛苦的人们,除了宣泄情绪之外,还能追求心灵的成长,因为那样才会真正帮助我们避免以后的痛苦。当然还是推荐在咨询师的正常工作时长来进行正式的面对面的交谈,以达到最好的效果。

本文首发于合肥鱼树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版权归鱼树心理所有,禁止转载。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