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跟我谈论童年,我只想解决问题”

本文首发于合肥鱼树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版权归鱼树心理所有,禁止转载。

“别跟我谈论童年,我只想解决问题”

有一些来访者只有一个目的:寻求建议、或者是缓解症状,然而心理咨询师,尤其是动力学取向的咨询师却常常会追溯早年经历,寻找童年创伤,这样真的有什么意义吗?

就我自己的成长经验来说,我认为是有意义的。我的自我体验中,总结下来这个意义可能有以下三点:

首先,单纯的寻找建议、或者是缓解症状,即使快速的得到安慰,是经常要么没用要么容易反复。

在寻找建议方面,我在和我的第一位咨询师一起工作的时候是曾经要到过一些具体的建议的,然而这些建议只是当时有一点点安慰,尤其是只是短暂的了解后给出的所谓的建议,大多数时候真的是没什么用。我后来也从某个别的咨询师那里得到过一些建议,越是快速的具体的建议越是往往用处不大。现在我的观点是,每个人都是自己问题的专家,毫无例外。心理咨询师在给出来访者具体明确的生活建议的时候,常常只是出于不知道如何拒绝或者出于自恋罢了,很难真正给到来访者有效的帮助。

在缓解症状方面,在我已经接待的两百位来访者当中,有失眠、抑郁、双相情感障碍、强迫症等症状的来访者们,很多经过了服药、电疗、甚至手术之后,即使经历了症状的消失,也往往在一段时长之后又再次发作。且不说这些药物的副作用,这种不断被症状打败的经历,也使得人们有巨大的恐惧和挫败感。我一定程度上认为这些症状只是在试着跟我们进行沟通,如果我们只是采用一些方式来回避它们的话,它们也许换个形式,也许换个时长,但总是容易再出来跟我们交流的。在温和的心理咨询当中,我们是在逐渐的工作中一起来共同面对内心的冲突,一点一点的加深对自己的理解。这可能是一个艰苦的努力的过程,然而也可能是我们听到我们症状所表达的声音的有效的途径。

其次,追溯过去,可以让我们更好的理解自己,和保护自己。就像是Nemo的受伤的鱼鳍一样,有些创伤也许是真的无法完全修复的。Marlin从小就告诉Nemo那是一只lucky fin,并且在平时对它多有呵护。这个过程是一个了解自己和保护自己的过程,假如我们不追溯过往,就很难理解一个人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是怎么形成的,也便难以知道什么样的境遇可能是来访者需要对自己多加保护的地方。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回顾早年经历,恰恰是可能使得我们不被过往的经历限定,而在安全的关系中退行并重新成长,进而找到真正的自由。生理上的创伤可能难以修复,但心灵上的却有更多的弹性。现在越来越多人找心理咨询师或者所谓的分析家来完成这一蜕变,然而其实我的感觉是一段好的关系有可能会比它更能带来疗愈。比如回顾多年前我问爱人的很多问题,后来也在咨询室中见到咨询师问他几乎同样的问题。 那么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来做心理咨询呢?其实也很简单,当你的问题使得你无法拥有一个高质量的关系的时候,这时候心理咨询师是更加稳定的,在这样温暖保持的环境中你更可能真的找回你自己。当我们逐渐体验到自己是可以被恰当的对待的时候,心中的枷锁可能会慢慢松一点,以至于越来越趋向于获得真正的自由。

以上就是我对讨论过往经历的理解,它不是在逃避解决问题,而恰恰是在真的想解决问题。我深深的知道面对这些需要巨大的勇气,所以常常感觉在和我的来访者形成同盟,共同理解他的人生;还有一些时候我觉得我似乎是一个翻译,我不断的他的生活现实翻译成心理现实,我只要不带修饰的摆在他的面前,他总是能够找出最佳的那一个应对方案,常常比我能想到的要巧妙得多。

本文首发于合肥鱼树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版权归鱼树心理所有,禁止转载。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