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说:你妈全是为了你啊(压缩男的心理咨询故事·连载三)

题记

亲人说:你妈全是为了你啊(压缩男的心理咨询故事·连载三)

如果你也曾经有过类似的磨难,有着痛苦的隐私,我请求你不必为此感到耻辱。因为你经历的,是人类普遍苦难的一部分,那不是你的过错。

我只是想通过这个故事,告诉人们,虽然苦难是普遍的,但也可以争取快乐。

·压缩男遇到压力后,采用自我挫败模式,继而把自己搞得更糟糕。潜意识当中,是寻求怜悯。潜台词是,我已经这么可怜了,你还不照顾我吗?

亲人说:你妈全是为了你啊(压缩男的心理咨询故事·连载三)

特殊家庭

压缩男很小时就失去了父亲。在一种落后的文化背景下,女人带男孩子改嫁,是会受到鄙视的。所以,他的母亲选择了单独抚养压缩男,因此,他成长在一个特殊家庭。

含辛茹苦几多年,不难想像其母亲所承受的苦楚和压力,也不难想像压缩男成长的背景的之艰难。

“你要争气”。这句话,很早就在压缩男内心打下了深深烙印。

“看你妈妈为了你,多辛苦啊。”这句话来自身边的其他亲人。比如外公就经常这么讲。

所以,周围也许全是盯着他的眼睛,不允许他有懈怠。

也许,很早,他就内化了周围人对他的期待。认为自己必须争气,必须努力,必须上进。他一直也是这样走过来的。

也许并不全是为了成为一个好孩子,而是现实本身,就要求他要成为一个好孩子。

所以,他严格要求自己,甚至是苛刻地对待自己。

亲人说:你妈全是为了你啊(压缩男的心理咨询故事·连载三)

内心冲突

头脑中的规条,要么是,你应当如何如何;要么是,你不可以怎样怎样。

比如说,你应当做最有价值事情;你不可以浪费时长。

类似的句子还可以列举出很多。直到他寻求心理咨询的帮助时,他内心还有个声音说:我不可以谈恋爱,我应当抓紧时长读书考研。

所有的必须,或者不允许,自然都是违背常理的。因为任何事物都不可能是绝对的。这是大自然的法则。

那么,对压缩男来讲,必须上进,不允许懈怠,自然会在他内心积累更多的疲惫和无助,甚至是愤怒。但他是不允许这些阴影出现的。

越是打压,越是反抗。那些压抑的情绪,时时都在暗地时显示自己的存在发挥自己的作用。

事实上,成年后,压缩男在工作上,经常感到被压榨的感觉;在人际交往中常感动自卑,也许就是潜意识的反抗。反抗早年的被剥夺。一个孩子的诸多权力的被剥夺,尽管是客观的原因。

但这些反抗,只能在潜意识当中存在。因为,对于一个处于弱势地位的孩子来说,他是没有力量反抗的。何况他知道,是现实的无奈。

所以,纠结与冲突就很明显。即表面上对自己的苛求,追求完美;内在却是无助无奈愤怒和不公平的感觉。它们一直在相互撕扯着,消耗压缩男大量的心理能量、生命能量。

严重的生命能量消耗,自然对成年的压缩男产生剧烈的影响。他时刻都想要补偿这个部分。但是,他采用的是自我挫败的方式,以暂时的安慰,换取更大的内疚感。

自我挫败也许有正面的动机。那就是想要唤醒身边的照顾者:难道我还不够可怜吗?你们还要苛求我吗?只不过,没有人能听到孩子的心声。

事实上,他求助于心理咨询时所具有的一些症状,也不过是内心冲突与纠结的外在表达罢了。换句话说,他在以一种失功能的方式来平衡内在的冲突,与纠结。心理干预的目标,就是一起寻找更有效度的应对方式,让他对自己的感觉更好。

亲人说:你妈全是为了你啊(压缩男的心理咨询故事·连载三)

心理转化

示弱,是一种应对方式吗?经过探讨发现,示弱背后是想要唤醒照顾者的注意。但这是一种失功能的方式。

还有一种方式,就是用一种幻想来应对现实的压力。比如,通过努力,将来会更好的。比如,瓜不苦不甜,所以现在要吃更多的苦,将来才能好过。

那么,要一切都为了将来,要牺牲现在的权益。这就是他成年后,一旦工作不如意就幻想考研的原因。也是他不肯谈恋爱的原因。僵化的信念是,现在不吃苦,将来就得不幸福。久而久之,变化成为:我必须为吃苦而活着。所以才苛求自己,苛刻地对待自己。

这些应对方式也好,内在信条也好,都不过是特殊环境下的产物。认识到这一点非常重要。也是我和压缩男进行心理转化的根基。

在咨询中,我们取得了诸多的共识。然后,在一种近乎催眠的状态当中,我引领他以成年人的身份,去审视早年的遭遇和经历,去审视幼年时期那个小孩子的内心世界。

他对母亲做出了一些告白:

“妈妈,我是借由您的身体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独立生命。我和您由爱连接着,但我不是您的全部,我们都是独立的人。从现在起,请您允许并祝福我成为一个独立的男人。”

“在早年的苦难中,因为爱,您选择单身养育我,从而把我们两人紧密地联结在了一起。您付出了很多,也给我带来了痛苦和压力。这些都过去了,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我们都要为自己负责,我不要再接受一切都是为了我好的这个信条,让我感到太多的压力和内疚。”

“我只是一个孩子。作为孩子,我想要被关爱,被照顾。不想要太多的压力和苛求。我想要自由和快乐。但是,这些都在特殊的童年环境下失去了。这不是谁的过错,也许这就是命运。但是,从现在起,我要为自己的快乐负责,我要成为真实的自己,独立的自己。”

通过细微的咨询探讨,通过内心的表白。他表达了愤怒。接受了丧失。跟母亲分离开来。呈现出独立做自己的内在力量。也愿意更多地自我关爱。


那么,他要走在自我关爱的大道上,会遇到什么阻力吗?新的命运会给他怎样的资助呢?敬请期待下篇《压缩男的心理咨询故事·连载四》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