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故事:忘不了前男友,该怎么开始新生活

心理咨询故事:陷入两难选择的女孩

小云在心理咨询前曾写信诉说她的两难问题——她想回家乡发展,那里有一段美好的感情在等着她;但是她又很犹豫,毕竟在北京她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了,可我现在必须要做决定。

两天后,小云来到心理咨询室,她的眉头轻轻地皱着,两只手紧紧地攥在一起,左腿微微抖动,和沙发摩擦,发出微弱的“沙沙”声。

“我能感觉你很焦虑。”心理咨询师微笑着说。

她不好意思地笑笑:“是的。这件事已经折磨了三四年了,现在越发地厉害,我都经常失眠了。”

“能具体说说你的犹豫吗?”心理咨询师问道。

“我不回去的话不心安,觉得特别对不起他,我要是回去,也就觉得扯平了;可是,我这里的工作不错,待遇和发展机会都很好,我又怕回去了找不到这么好的工作,让家里人失望。”小云说道。

“哦!你刚才说‘扯平了’,是和什么事情扯平呢?”心理咨询师问。

心理咨询故事:忘不了前男友,该怎么开始新生活

“是这样的。这个男孩子和我是大学的同学,也是老乡,当时我们关系很好。

有一次聊天,他问我毕业后怎么发展,我说因为奶奶年龄已经越来越大了,我想留在奶奶身边,所以准备回家乡。他听了不再说话。后来,家里没有适合我的工作,我便留在了北京,可他却回了家乡。

对于他回家乡的事,连他的室友也感到挺意外的,因为一直以来,他都说想要留在北京发展。我听了,心里‘咯噔’一下,我想,如果不是我的误导的话,他会留在北京的,他能力很强,在这里一定会发展很好的……”小云说着,轻轻地叹了口气。

“你觉得如果你回去了,心里就平静了是吗?”

“是的,至少扯平了……而且,我也再没有遇到过像和他那样心有灵犀的男孩子……”小云说道。

“你信中说的那份感情,就指的是和他是吗?”心理咨询师问道。

小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那你内心的这些困惑,和他说起来过吗?”

“没说过,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去年同学聚会,他得知我工作不错,鼓励我好好发展。可我心里觉得愧疚呀!”

“那你们现在的关系处于什么阶段呢?”心理咨询师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小云却一下子踌躇起来,好半天才回答:“我也说不清楚……我们曾经特别好,要不是分开,我想很有可能走到一起了,但现在……前不久,听一位同学说,他交了个女朋友要结婚了。我知道那女孩子的,我觉得那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事业发展不如意,婚姻又不好,那我良心怎么能安呢!只有我也回去,那才能扯得平……”

“他和你说过,他婚姻不幸福吗?”

“哦,那倒没有。但我觉得他……他可能会不幸福。”何敏佳嘟哝着说道。

心理咨询故事:忘不了前男友,该怎么开始新生活

心理解读:所谓愧疚,不过是逃避心理

如此看来,折磨小云的内疚,实际上是很缺少“现实根据”的,比如,对于男同学回家乡发展、找女朋友结婚、事业发展不好、婚姻不幸福等等事情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更多的是来自小云的内心,换句话说,有着浓重的猜想的味道。

于是,心理咨询师邀请小云做了一个“心理游戏”:心理咨询师递给她一张白纸,同时自己也拿了一张白纸,咨询师指了指窗外的一棵树,对何敏佳说:“接下来,我们两个人都将看到树的感觉写下来,并同时写下我们所认为的对方此时的感觉。”很快,她们就完成了这个练习。

小云写的是:“我感觉这棵树不够壮大,枝叶过于稀疏;您的感觉是看着这棵树,可以引发很多的遐想。”

而心理咨询师写的是:“我感觉这棵树在这里有些多余,否则会有更多的阳光照到屋子里;何敏佳感觉这棵树在这里恰到好处,沉默的时候可以盯着树看看。”

看了这两个相差甚远的纸条,俩人都笑了。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对对方感觉的理解,未必和对方的真正感觉一致,我们想当然地认为对方是我们所想的那个样子,但很有可能是一种虚构。”心理咨询师对小云说。

小云脸上的微笑消失了,她盯着那两个纸条沉默了很久。“我……我知道,自己是在自作多情,他也许根本不在乎我,而且很可能从未在乎过……”说着,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淌下来,继而,又轻轻地呜咽着。心理咨询师没有打断她,而是静静地等待她宣泄着。

心理咨询故事:忘不了前男友,该怎么开始新生活

小云的“内疚”与其说是指向别人,不如说是内心的一种需要,这种内疚的痛苦在某种程度上会让她“获益”,比如说让她回避掉另外一些痛苦和矛盾,在何敏佳的内心天平中,那些被回避掉的痛苦和矛盾很可能比“内疚”更严重。

待到情绪稍稍平复,小云向我讲起了她的奶奶,她的童年。小云说奶奶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也是惟一亲近的人。

在她三岁的时候,妈妈就离家出走了,而爸爸的脾气又很爆,常常喝醉了酒冲她发脾气,奶奶总是护着小云。她爱奶奶,就像奶奶爱她一样。现在她在北京工作,也把奶奶接来了。

“奶奶已经八十多岁了,她很希望在她的有生之年看到我有个归属……”说着,泪水再次淌了出来,她接过咨询师递给她的面巾纸,一边擦眼泪,一边哭着说:“可是我觉得我是一个倒霉的孩子,不会有人爱我的,除了奶奶,我没有信心让一个男孩子爱上我,我怕被抛弃,怕被伤害……”

心理咨询故事:忘不了前男友,该怎么开始新生活

有关小云“内疚”的疑团越来越清晰了,她是用内疚逃避掉内心中“无法被爱”这个想法,同时,也让为她对自己缺少信心面对情感提供了极佳的“借口”。

当然,这不是她故意的,而是一种心理的捉迷藏现象——即为了保护内心少受伤害,会自动将那些当事人认为无法承受的伤害隐藏起来,这是一种防御机制。适当地启用防御机制可以减轻痛苦对内心的冲击,但是如果长久地沉溺于此,则会因为逃避现实,而错过解决现实矛盾的机会。

心理咨询师能理解小云面对现实时的艰难,也能理解她的伤痛,但她毕竟鼓起勇气,找到了真正的伤痛所在,这是成长的必经之路。

心理支招:现实的问题还需要现实中解决

接下来的两次咨询,心理咨询师用心倾听小云讲述那些深藏在她记忆中的委屈。作为一个三岁时就与母亲分离的孩子,小云会认为母亲是因为自己不可爱而离开自己的,如果缺少必要的引导和关注,这种感受很可能会一直伴随她的成长。

小云的父亲脾气很坏,他不但没有抚平女儿因缺失母爱而感受到的伤痛,相反,他的暴脾气会让小云进一步感觉到自己真的是一个不可爱的孩子。

现在,小云虽然是成年人了,但她的内心中,依然有一个委屈的自轻自贱的“孩子”。而她的倾诉,实际上是在帮助这个“孩子”宣泄委屈,心理咨询师希望自己用心的倾听对她是一种鼓励。

待到第三次咨询的时候,小云的情绪比前两次冷静了许多,心理咨询师知道,该到了让那个“孩子”慢慢长大的时候了。

心理咨询师与小云一同探讨了她童年经历,除了带给她伤害,还有哪些正面意义。

最终小云认识到,那些特殊的经历,对她善解人意、孝顺奶奶、富有同情心、努力刻苦等性格特征的形成很有帮助。这样的认识,让小云不再把自己仅仅当成个受害者、可怜虫,而是能感觉得到自己所具备的力量。

最后一次心理咨询,心理咨询师陪小云一同制定了一套“寻爱计划”。

第一步,给自己减负,不要将奶奶的期望当成过大的压力,奶奶的初衷是让她过得好,而不是让自己的期望将孙女压垮;

第二步,学会爱自己,多发现自己的优点,一个爱自己的女孩子,才能赢得别人的爱和尊重;

第三步,学习爱。可以向身边谈恋爱的朋友学习,向影视作品学习。其实,把握爱情和经营爱情,对每个人来讲,都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对小云来说也是如此;

第四步,先和男孩子发展普通友谊,这对了解他们的心理很有帮助……

小云拿着这份“寻爱计划书”笑得很灿烂,那是从做心理咨询以来咨询师从小云脸上看到过的最灿烂的笑容。咨询师在心中祝愿她,不久的将来,能寻到自己的真爱和幸福。

(名字已经使用化名,故事在保留核心的基础上,已经进行多重修改,请勿对号入座)

读完此文,你是否也想到了盘踞在心里的那个让你觉得对不起的人?难道真的是对不起他吗?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