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心理学:家务篇

本文首发于合肥鱼树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www.yushuxinli.com),版权归鱼树心理所有,禁止转载。

生活中的心理学:家务篇

韭菜炒鸡蛋没拍照,这是第二天的蒜苗炒鸡蛋

昨天炒了一盘韭菜炒鸡蛋,盐放得多了一点,但是很香,整体感觉很棒。忽然想到我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做家务了——不扫地、不洗衣服、不做饭、不洗碗。

其实回想一下的话,我做一点家务的时候是很舒服的。不管是整理衣柜、大扫除还是做个饭,尤其是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都有我老公跟我一起做,做完也很有成就感,然而我竟然好久都没有让自己享受一下这种做家务的“福利”了。

作为一个习惯于觉察自己行为背后动力的咨询师,我当然知道这些都是有缘由的。我想也许有的人会觉得这是“懒”、“幸福”或者甚至把它当成一种“炫耀”,或许这些是有一点的,然而更多的可能是一种像“逆反心理”似的东西——因为我妈妈好像一直就是教育我,我得做家务,否则“婆家”怎么看得下去等等。我当然是不愿意遵从这种教导的,那么假如我真的“做家务”,那岂不是相当于屈从于我妈妈或者婆家或者很多与此持相同观点的人了吗?所以问题来了,因为我被要求做家务,于是我不做家务,即使做点家务感觉也还挺好的,但是为了不听从于别人的话,我可不能做家务,这个时候的不做家务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就像你看到的这样,这是一种“不自由”。完全听别人的话、或者就不听别人的话那都是不自由的。真正自由的状态应该是不看别人,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如果我想做家务,那就做一点,如果我不想做,那就不去做,就是这么简单。

我觉得我可能又要获得一点新的自由了,做做家务觉得挺好,我觉得后面我可能会多做一点点尝试。当然,这里面有很多我老公的贡献——因为我在他这里是自由的,他对我没有要求。我用了几年的时长证明了我确实是可以不做家务的,有可能这么长时长的证明已经差不多了。不过我想,幸好他没有让我做家务,如果他也让我做家务的话,那我的逆反心理会更严重,我需要以行动来反驳的人就更多,那么我可能会更久的不做家务了。所以,恭喜我老公给了我自由,然后他即将获得我与他分担家务的收益。

从这里我也想到,其实很多时候,给予“爱和自由”,很多事情是可以自然地向好的方向发展的,而如果只是“要求”的话,那这个要求也不一定会有想要的效果。

本文首发于合肥鱼树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www.yushuxinli.com),版权归鱼树心理所有,禁止转载。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