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真情实感,才能深入人心

一个剧集想要好看,乱拍是不大可能的,更不要说什么情怀。

以前看过苏联的一个小说《第四十一个》,觉得很有艺术性。红军女战士抓住了白军军官,在带回军营的路上,女战士爱上了这个英俊的白军军官。其中不乏情意绵绵的心理和表示,但在白军军官要逃跑的时候,女战士举枪击毙了他,自己却哭了起来。这大概就是悲剧的美学意义。

在很多剧集中,那种泛滥的非黑即白的审美霸占了影评,似乎人性都成了兽性。所有人都用某条线刻画成了某些脸谱,这是对真实的极大侮辱。

在人类社会中,情感是最容易发生的,也是最容易被忽视的。在当下,更是一种假面市场存在的反讽。不能期望一个剧集能起多大作用,但所有的剧集都求真去伪的话,那也是一种力量,可惜这只是一个理想。

在《风筝》中,郑耀先说宫庶,你都出去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呢。这句话让我很感动。郑耀先没有惊天动地地说些装犊子话,也没有假惺惺去劝导什么弃暗投明,只是一句略有惋惜又有不甘心的矛盾话语。这是一种真性情。在我的记忆中,没有哪个剧会说这种情感大于主义的话。

一些细节的处理,实际上表白了创作者的审美。

郑耀先和钱首长的对话,不是什么牢骚,但这段话处理不太真实。郑耀先可以这么说,破罐子破摔嘛。首长不可以这么说。还说彭某总都那样了,一亩地十几万斤产量什么的,这是犯忌讳的。在那种人人自危的年代,两个人的对谈地位是不一样的,而且毫无必要。首长可以义正词严驳斥郑耀先,自黑一下才是真实的。

但这就是虚构艺术。

一些话不说,创作者是很难受的。而且只能在这种情况下说,用写实的镜头说出那些牺牲先烈们对未来的期望,这有巨大风险。但这些话真的很鼓舞人心。

说真话,很凶险,但这个剧集说了,是它区别于其他那些剧集假惺惺的牛逼之处。

谢谢柳云龙先生。

唯有真情实感,才能深入人心

唯有真情实感,才能深入人心

唯有真情实感,才能深入人心

唯有真情实感,才能深入人心

唯有真情实感,才能深入人心

唯有真情实感,才能深入人心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