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不把天聊死,只聊嗨?心理大师的终极秘密

怎么不把天聊死,只聊嗨?心理大师的终极秘密怎么不把天聊死,只聊嗨?心理大师的终极秘密

作者:赵 莹

把天聊死的段子,网上一搜一大把——

例子一:师兄有天发了幅他写的字,给我看。我说,哎呀挺好。他谦虚地回复说,那是因为你见识少。

例子二:班级群里,老师说,今天露营,孩子们特开心。一个妈妈说,我们也能去就好了。另一个爸爸回,你们以为孩子愿意跟大妈一起玩吗?

例子三:男朋友爱说指甲油致癌、染头发致癌、火锅汤底是千滚水致癌。女朋友忍无可忍,说,废话过多致死,你知道吗?

例子四:老婆说,老公,送你一颗肥心。老公回,心脏肥大得治。

……

把天聊死,是种什么情况——

这类段子,大多数人一看,就知道问题在哪里。把天聊死的他们,看似在讲大实话,隐含的却是各种攻击、指责、贬损……不惹人厌烦火大,才怪。

有人还给总结了症结——智商低,情商低,不走心。

不过,有时咱们自认为智商足够,情商尚可,也努力走心,还是会在聊天中,引发对方隐隐的不快,或者导致冷场尴尬。问题又出在哪里呢?

这就要提到人们共通的一个隐秘渴望了——

【人们的隐秘渴望:恰好的回应】

绝大多数人,都有一个“奢侈”渴望。那就是,交流中,得到其他人“恰到好处的回应”。

啥叫“恰到好处的回应”呢?

举个例子,各位还是小婴儿时,感觉饿了,妈妈就过来喂;尿湿了,妈妈马上换尿布;一笑,妈妈也跟着笑;把小手伸出去,妈妈就上前握住。

这种同步同频,这种被及时到位地满足,这种一体呼应感,促发了最初,我们对爱与安全感的体验。

遗憾的是,这种“足够好的母亲”几乎不存在。

怎么不把天聊死,只聊嗨?心理大师的终极秘密

成长中,我们无法得到完美的回应,总会遭遇挫折。

长大后,我们心理、身体的能量都增加了,过往的创伤却还留在心里,那份空洞,那份疼痛还在。与人交往,尤其与较亲密之人交往时,就渴望得到恰好的回应,来填补空洞,抚慰疼痛。若得不到,就容易感觉受伤。

而即便是成长比较好的人,在亲密关系中,也同样希望得到恰好的回应。因为那意味着我们被懂得、被关怀;意味着我们和对面那个人,有良好紧密的连结;意味着我们不孤独,可以和别人相互支持取暖。

【四种回应方式对比:怎样才恰好】

举例说,闺密向你倾诉:马上要跳槽去新单位了,之前那个地方,不说别的,人际关系还不错,我待着挺舒服,有许多朋友,不知新单位氛围怎么样。

你回答:每个人都有换新环境的时候,这没什么的。

也许,你想快快安抚朋友纷乱的心情,把她的问题普遍化,好让她跳出情绪的圈子。然而,这就等于说,她认为的问题不算问题,她的难过也算不上什么。你把她的话堵回去了,否认了她的情绪、问题,她怎会觉得你懂她呢?

或者你回答:你又聪明又有魅力,不管到哪里,你都会过得很好的。

你可能是想给她一些正能量。遗憾的是,你们一个说东一个说西,一个低沉一个昂扬。这种风格,有点像街道老大妈安慰人,看似在给对方力量,事实和对方当下的感受完全脱节。

怎么不把天聊死,只聊嗨?心理大师的终极秘密

或者你回答:你喜欢以前的生活和朋友,现在换了新地方,不知在那里会怎么样。

这是在复述她的话,进入她的情境。回应看似简单、浅显,但情绪与她相顺。她会感到你明白她,和她同频在一起。

你还可能回答:你离开了有不少朋友的熟悉环境,新环境的生活是未知的,这可能让你有些担心。

点明她的处境如何、情绪的由来。但并不“恰好”,可以说是过度了。因为,她还在絮叨一些比较浅层的事件,比较深入的回应,就可能与她当下的心理脱节。

总之,唯有在同一个频道上的共振,才能让谈话者的感受被活化,让他对你敞开心扉。

【相谈甚欢的前提,是倾听】

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罗杰斯认为:他所创的“来访者中心疗法”的基本做法,就是鼓励来访者自己叙述问题,自己解决问题。

不为他解释过去压抑于潜意识中的经验与欲望,也不对他的自我报告加以评价。

只是适当地重复他的话,帮助他澄清思路。

让对方逐步克服自我概念的不协调,接受当前的态度和行为,达到自我治疗的效果。

划重点——谈话中,尽量引导多方多说,适当地重复对方的话,表明“我在听”“我听见”“我跟随你”。

存在主义心理学家霍夫曼认为:

真正帮助痊愈的不是技巧,而是关系产生了疗效。

这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与来访者发生连结,用人性化方式交流,二是讨论彼此的关系。

如果说,我们可以教给来访者什么东西,那就是通过让他去亲身体验。

这就是实践的治疗。

划重点——想要交流得好,先把心摆正,摆在“关爱对方”“支持对方”“接纳对方”的位置。好的关系,才有好的交流。好的交流,又促进好的关系。

怎么不把天聊死,只聊嗨?心理大师的终极秘密

【一首说出共同心声的诗:请你听我说】

下面是一首流传于澳大利亚心理治疗界的诗,由一位心理有困扰的人所作,说出了人们的心声。

《请你听我说》

当我叫你听我说,而你开始给我你的意见时,你没有回应我的请求。

当我叫你听我说,而你开始告诉我,不该有某些感受时,你是在践踏我的感受。

当我叫你听我说,而你自觉你得做点什么,来解决我的问题时,你已把我当做失败者。

虽然这样说可能有点怪。

听好!我所要的仅仅是你能听我说,你不需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只需聆听我。建议是廉价的,几个零钱买份报纸,不同专家的意见有的是。

当你替我做些我需要自己来做,而我又能做的事时,对我来说,你使我更加忧虑,更加软弱。

当你能接受一个简单的事实,能接受我的某些情绪、某些感受,不去管这些感受是否合理时,我就不用千方百计说服你,表明我正受困于某些情绪。我就能去想想,在这些非理性的情绪背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当我弄清这点时,我要做什么便会一目了然。所以,请你听我说,你只需要聆听我就够了。而如你想说些什么,请稍等一下,不要打断我,我说完后便会听你说。

怎么不把天聊死,只聊嗨?心理大师的终极秘密

编辑:沈英子

审核:韩丽晴

怎么不把天聊死,只聊嗨?心理大师的终极秘密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