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让我开始相信因果报应

对于人们说的因果报应,我一直当作是老百姓对于不平事的心理安慰而已,毕竟坏人富贵长命,好人多灾多难的事太多了。但我经历的这件事,让我开始相信因果报应。

这件事让我开始相信因果报应

我以前工作的单位曾经有两个同事,开始大家交情不错,好的和一个人一样,但后来,姓方的那个女孩,开始无故找茬欺负我,甚至还拉拢另一个姓叶的女孩一起对付我,每天被她们或明或暗的辱骂,甚至是当面咒我死,工作上使绊就更多了,还不断鼓动老板辞掉我。

那段时长我心里真的很难受:当初是关系多好的朋友呀,怎么会成这样,自我反思:我是个不太合群的人又有点小个性的人,但这并等于得罪她们俩,心里那种难受劲真是无法形容,真的,是难受大于生气、怨恨。那段时长,我经常做梦都梦见我们三个合好如初了。

隔了一段时长,别的同事悄悄告诉我,原来是小叶背地挑拨我和小方的关系,目的是因为:那时我们的主任刚辞职,她的位子空下来,很可能由我们三人之一顶替上去。 她打算先鼓动小方和我闹,争取我们两败俱伤。

再后来小方也知道了真相,我们两个又和好了。没几天我与小叶也和好了,当然只是为了工作,她对我也是无故欺负,又无故和好。而我和小方也知道了她的真实为人,只是不捅破而已。

但没过多久,小方的妈妈检查出了癌症,她为了母亲的病,经常工作时哭个不停,我看了,真替她难过,绝对是真心的,毕竟人都有父母,谁家遇到这种事,都会难过,换位思考呀。

但我心里有点不安,因为得知她母亲生病时,我第一个反应竟是:会不会当初她欺负我做的太过分的报应啊。这个想法一出现,我就吓了一跳,甚至不敢再想下去,觉得自己太卑劣,怎能这样想。所以那段时长发自真心安慰她,暗自希望她母亲能病好。毕竟我们已经恢复了以前的朋友关系,不再怨恨对方,这种安慰、希望自然出自真心。

再后来小方就因为与老板关系闹僵而辞职了。

小方一走,小叶的真面目就露出来了,她比小方当初对我做的事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在工作上,偷偷删除我费力制作的文件资料,故意把自己的工作推给我做,自己却极力讨好经理,背后造我的谣 ,虽然我也正面与她起过冲突,但说实话,我属于老实巴交,嘴笨的那类人,干生气,没方法,而且气大伤身,有一次因为口角,我多年不犯的胃病都气回来了。所以最后对她的挑衅辱骂,我采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态度。只求相安无事。但当时真是度日如年,最后连辞职书都写好了,准备跳槽。

就在我准备走的时候,小叶被升职了,如愿的当上了主任,但却是另一个部门的主任,而且常驻北京。对此,我一点也没嫉妒,真的,相反万分庆幸,她可算走了,而公司里的同事对此的反应是:送瘟神。由此可见其人缘了。

半年以后,她回公司述职并且请了长假,她走后,同事告诉我,她爸爸得癌症了,而且病的不轻。我听了后,当时就呆了,我想起小方的妈妈。我想也许这真是报应。

也许有人觉得这只是巧合,毕竟天下巧的事太多了,但我宁愿相信这是报应。

可能有人会怀疑我诅咒过她们,其实根本没有,我当时对她们确实有怨恨,因为她们是无故伤害我,但我对她们却绝无诅咒,因为我开头就说过,以前我根本不信报应,自然诅咒这种事也根本不信,而且当时我最大的愿望是与她们和好,不身处其境的人不会明白,和与你交恶的人共处一室,工作生活在一起,绝对是种折磨,那段时长,我的精神状态糟糕透了,所以我极力希望大家和为贵,甚至愿意拉下面子,自己向她们认错,来恢复大家往日的关系,但得到的只是嘲讽。

所以,现在我回想这段往事,只能长叹一声,对于小叶,我已经无话可说,因为她爸爸的事,我也不想再怨恨她,她已经得到了惩罚,只是因果报应和与人为善这种事,以她的为人这道,可能永远也不会理解,这才是最大的悲哀的。

如果再遇到她,我还是愿意和她打个招呼,毕竟曾经做过同事,曾经做过好姐妹,虽然她未免是真心的。

但因为这件事,我相信了因果报应,更感谢父母,他们从小就教导我与人为善,不可做害人坑人的事情。

不知大家看了有何感想,是否也有相同遭遇,不妨一说。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