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环山翡翠,是帝都郊区的一片别墅群,因为建设较早,所以离市中心也不是特别远。但同时因为地段的关系,住在这里的人大多非富即贵。

而秦家是这里最早一批的住户。

白色的三层小洋楼,欧式的建筑风格,满园的花草树木,喷泉雕塑,一眼望去纯西式的风格,估计也只有庭院上空飘着的风筝带有几分华国特色了。

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秦母从二楼的阳台,望着院子里和小孩玩耍的大儿子,深深的皱着眉。

“妈,怎么了?”二儿子秦淮见母亲站在阳台半天,脸色越来越差忍不住问道。

“还不是你哥。”秦母叹了口气回了客厅。

秦淮顺着母亲刚刚的方向,望了一眼在院中陪小孩玩耍的大哥,转过身跟着母亲去了客厅。

“怎么了,一天到晚拉着个脸。”秦父见老婆从楼上下来又黑着个脸,把看到一半的报纸放下问道。

“你就一点都不操心。”秦母白了自己老公一眼。

“又有谁惹你了。”秦父问道。

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还不是秦戈……”秦母忧愁的坐在丈夫旁边。

“秦戈?秦戈不是挺好的吗?”秦父不解的问道。

“你就知道一天到晚的工作,儿子的事情,你关心过吗?”

“我怎么就不关心了?秦戈生病的时候我也很着急,不过心理医生不是都说已经痊愈了吗”秦父说道。

“你忘了李医生最后怎么嘱咐的?”秦母说道,“说咱们儿子在心理学上虽然算是已经治好了,但是还是有很多后遗症,比如脾气暴躁,冲动……”

“秦戈他是当过兵的,而且是特种兵,有点脾气很正常。”秦父说道。

“我不跟你争辩。”秦母直接拒绝和丈夫讨论,“反正我就记得李医生跟我说过,最好的办法就是采用家庭式的关怀来慢慢磨平他的戾气。”

“那你还愁什么,咱们好好过日子呗。”

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李医生的意思是让秦戈结婚,有他自己的家庭和孩子。”秦母说道。

“所以你这段日子不停的给秦戈安排相亲。”秦父问道。

“没错!”

“结果呢?”秦父问。

“不是特别理想。”秦母有些不自然道。

“何止是不理想,都传到我这了,说是门当户对的世家千金你挨个都上门了。人家一听说是给秦戈找媳妇,一半当场就拒绝了,一半见了秦戈一面就不停的要秦淮电话。”秦父怒道,“你这不是胡闹吗?再这么下去,小心影响他们两兄弟的感情。”

“我怎么就胡闹了?我这还不是为了咱儿子。”

“方晴啊,我知道在咱们眼里两个儿子都很优秀,但是你不得不承认,秦戈上过战场,负过伤,甚至得过PTSD。当初咱们满世界的找心理医生,这件事情在圈子里早就传遍了,你要真想给秦戈找媳妇,还是不要从门当户对的几家里找。”秦父说道。

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那怎么了?我儿子是战士,他是国家的英雄,是,他是得过PTSD,但是他现在治好了啊。”秦母气愤道,“至于像外面传的那样吗?说他杀过人,会打老婆,这不是胡扯吗?还有,我儿子结婚为什么不能找门当户对的,为什么一定要低就。”

“我知道你是怕以后秦淮结婚的时候,两个儿媳妇出身差距太大,但是你也不能不考虑现实情况。”秦父虽然理解妻子,但还是说道。

秦淮站在楼梯转角处听了半天,大概知道母亲在担心什么。大哥军校毕业之后一直在部队,而自己则是直接接管了家族企业。等到大哥因伤退伍的时候,自己已经是秦氏集团的总经理了。

而大哥却在心理医生那里接受了长达两年的心理治疗,虽说现在好了,却也不想进公司,可以说是把整个庞大的秦氏让给了自己。

而如今堂堂秦氏集团的大少爷,居然找个结婚对象还要被人嫌弃。

“爸,妈!”秦淮出声喊道。

“秦淮?”秦父看见儿子点了点头。

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妈,您一直在给大哥张罗相亲,那大哥是否真的想要结婚?”秦淮问道。

“秦戈不反对,他说他也想要给飞飞一个完整的家。”秦母回答道。

“那……我们联姻吧。”秦淮忽然说道。

“联姻?”秦母和秦父不约而同的望向自己二儿子。

“最近有几家企业向我们秦氏寻求合作,我想商业联姻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方式。”秦淮说道。

秦母立刻低头认真思索起来,秦父看了一眼二儿子,最后到底什么也没说。

一周之后。

帝王大酒店门口。

吴桐躲在酒店门口等了一上午,终于看见二叔一家从一辆宾利车上下来走进了酒店,吴桐立刻紧随其后跟了进去。

二叔一家已经躲了自己好几个礼拜了,现在自己去他家找人,保安都不让进院子,一直说二叔一家都不在家里。打电话一直无法接通,想来肯定是把自己拉黑了。去公司也进不去大门,真是急死人了。

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吴桐想今天不管怎么样都要再试一次,无论如何都要让二叔松口答应自己,弟弟还在医院等着自己,时长已经不多了。

吴桐见二叔一家上了电梯,急急忙忙的跑过去想要看他们按的几楼,结果因为跑的太快,不小心碰掉了过道上一个小男孩的玩具枪。

“对不起啊,小弟弟,姐姐不是故意的。”吴桐见小男孩傻乎乎的盯着掉在地上的玩具枪,不哭不闹的,以为吓着了,连忙把枪捡起来还给对方。

小男孩拿着玩具枪,终于抬头看了一眼吴桐,吴桐觉得小男孩的表情有些怪异,但却没来得及多想,上下检查了一下小男孩,问道:“你没受伤吧,爸爸妈妈呢?”

“飞飞!”忽然一个略有些粗狂的男声喊了一句,小男孩立刻甩开吴桐跑走了。

吴桐顺着小男孩的方向依稀看到一个高大的男士身影,确定是男孩家长之后,又飞快转身继续跑向电梯口,站在电梯下面等了一会,发现电梯在20层和26层分别停了一次。

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20层还是26层呢?”吴桐找到酒店简介图,发现20层是餐厅,26层是会议室,“先去20层,再去26层。”

吴桐决定完转身进了电梯。

秦戈蹲下来平视着飞飞问道:“刚刚怎么了?”

因为中间隔着一株盆栽,秦戈没有看清楚刚刚的事情经过,大概看见一个大人蹲在飞飞面前说着什么,飞飞情况比较特殊,秦戈有些担心的问道。

飞飞眨了眨黑白分明的眼睛,轻轻的摇了摇头。

“没事就好,以后不要跑太远。”秦戈想到往日里活泼可爱的孩子,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怜惜的同时,心里无端生出一股烦躁。

“你不是喜欢吃冰激凌吗?我们再去吃一个。”秦戈抱起飞飞。

“大哥,小孩子不能吃太多凉的,还有……我们和吴家约定的时长到了。”秦淮站起来说道。

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你们不是要先谈合约吗?等你们谈的差不多了我再上去,现在我先陪飞飞吃个冰淇淋。”秦戈说道。

“大哥……”秦淮看了一眼自家大哥手里的孩子,还是忍不住说道,“你真的要让飞飞选?”

“没错……”秦戈点了点头。

“大哥,这毕竟是……”

“我娶谁并不重要,况且对方人品如何老妈肯定已经打听过了,只要人家不嫌弃我就行。”秦戈眼角有一道大概两厘米的刀疤,笑起来的时候显的有些凶悍,“我这边呢?只要飞飞不嫌弃就行。”

秦淮总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的,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解决,只希望吴家的小姐真的如外面传言的那样知书达理,温柔善良吧。

“那我先上去了,你陪飞飞吃完冰淇淋就上来。”秦淮不放心的叮嘱道,“2601房间。”

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知道了。”秦戈说完抱着飞飞去吃冰淇淋了。

2601房间里双方已经寒暄了一会,秦母更是一双眼睛暗地里把对面的吴芝芝看了个遍,眼里透着满意,这姑娘长的漂亮,气质也不错,说话轻声细语的,据说还是个钢琴家。

“叩叩”

随着一阵敲门声,秦淮推门走了进来:“抱歉,来晚了。”

“不晚不晚,我们约得不就是两点吗?”吴立人连连笑道。

吴芝芝今天特地打扮了一番过来的,来之前她就知道自己要和秦氏的公子联姻,这时看见这么一个俊俏的贵公子,顿时两颊绯红,有些含羞带怯的样子。

秦母顿时有些不高兴了,这秦淮也是,明知道自己长的比大哥招女孩子喜欢,今天就不要来吗。

“秦戈呢?”秦母故意问道。

“刚刚有点事耽搁了,大哥一会就上来。”秦淮回道。

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不急,不急。”吴立人哈哈笑道。

吴芝芝这才知道自己见到的是二公子,顿时有些别扭的转过头,不过心里还是想着,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想来长的也不会太差。

“姐,好像还不错的样子。”弟弟吴凯悄悄在姐姐耳边说了一句。

吴芝芝悄悄的白了弟弟一眼。

吴太太更是拉着秦母赞道:“都说秦夫人好福气,两个儿子个个龙章凤质的,果然不假。”

在秦母听来,自己两个儿子,可不个个都优秀。又见这吴芝芝一听说秦淮不是她要相亲的对象,眼神立刻没有乱飘了,顿时对自己这个未来的儿媳妇更是满意了几分。

两方正聊的热闹,忽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看来是秦戈来了。”秦母说道。

众人视线立刻转向门口,秦淮站起来去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白色洋装的清秀少女,一下愣住。

吴桐在餐厅转了半天没见到叔叔一家,这才乘着电梯来了26层,刚敲了第一间房门,见开门的是个西装笔挺的精英男,顿时不好意思道:“不好意思,请问一下,吴立人先生在这里吗?”

“谁找我?”吴立人听到自己的名字,站起来走到门口,看见吴桐的那一刻脸色瞬间就变了。

“二叔!”吴桐顿时眼睛一亮,越过秦淮就进了屋。

“你怎么来这了?”吴立人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没有当场黑脸。

“二叔,原来你在这啊。”吴桐装傻卖乖道,“我给你电话打不通,去公司公司说您有事情不在,我刚刚和朋友在下面吃东西,正好看见你了,就想过来确认是不是你,结果果然是你,还有二婶,堂姐和堂弟你们都在啊。”

“这位是?”秦母见这姑娘一进来,屋里四人的脸色都不大对,于是疑惑的问道。

“哦,这是我大哥的女儿。”吴立人解释完,推着吴桐就往外走,“二叔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谈,你的事情咱们回头再聊。”

“不是,二叔……”吴桐还要坚持,但是女孩子的力气哪里敌得过成年男士,很快被推到了门口。吴桐正想着要不要扒门框的时候。

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这是怎么了?”秦戈抱着飞飞站在门口,见两人拉拉扯扯的,眯着眼睛危险的笑着,“要变卦?”

“不是……”吴立人几乎是立刻意识到对方的身份,连忙停止了推吴桐的动作。

“那就别站门口了。”

“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吴二叔觉得这个秦戈身上,有那么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气势。

吴桐知道自己算是留下来了,有些感激的回身冲男人一笑,也跟着进了屋。

秦戈见这姑娘长的小小巧巧的,倒是不怕自己,有些玩味的挑了挑眉。

第2章 Chapter 2

吴桐的目的只是想找机会跟二叔再谈一次,并不是想要打扰二叔谈事情,于是进屋之后自觉的找了个位置安静的坐下。

这时秦戈抱着飞飞也走了进来,眼角随意的扫过吴家众人,视线并未在那位极有可能是自己未来媳妇的姑娘身上多做停留。而是直接走到自己秦母身边,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找了个位子直接坐下。

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这是我大儿子秦戈,秦戈这是吴氏食品的吴总和他的家人。”秦母介绍道。

“你们好。”秦戈淡淡的点了点头。

吴二叔觉得气氛有些冷,呵呵呵的笑着试图暖场。

虽然秦戈进来的时候对他们一家没多少好奇心,但是他们一家从秦戈进来的时候起眼睛就没从秦戈身上移开过。

吴太太觉得这个秦大少虽然长的不如秦二少斯文,但也是个不错的青年,就是眼角的疤痕看着有些凶狠,脾气似乎不大好,不过大家族嘛,谁没个少爷脾气。

吴凯则是有些羡慕秦戈的体魄,浑身挡也挡不住的阳刚之气,外露的胳膊上勃发的肌肉,看着就让人眼馋,这才是男子气概啊。

而女主角吴芝芝就有些不好了,这和自己之前想的不一样啊,不是说应该气质和秦二少一样绅士吗?这一身牛仔裤加紧身T恤,整个一莽夫,何况脸上还有疤,土里土气的一个板寸头。

“秦戈是吧,听说你之前当过兵。”吴太太笑着问道。

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是,不过两年前就因伤退伍了。”秦戈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受伤?伤哪里了?因伤退伍那应该很严重才对,吴芝芝暗暗打量着秦戈,回忆着对方刚刚进屋时的样子,还好,没有残疾。

“那……你身体还好吧,痊愈了吗?”吴太太关心道。

“放心,早痊愈了,也没烙下什么残废。”秦戈冷笑道。

“哦……我不是这个意思。”吴太太慌忙否认道,“我只是关心一下。”

“秦戈,好好说话。”秦母先教训了自己儿子,才堆着笑脸向对方解释道,“我这儿子啊,就是当兵当久了,脾气有点臭,不过人不坏。”

“那是,当兵的保家卫国,人品自然都信得过。”吴二叔连连点头附和,这可关系到自家企业的生死存亡,绝对不容有失。

而且自己在来之前早就打听过了,这个秦大少除了脾气差点,其他都没大问题,要不然自己也不能同意让宝贝女儿来相亲。

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众人又寒暄了一番,一直坐在后面默默旁观的吴桐这才寻摸出一点意思来,感情这是在给堂姐相亲?对象是对面的那个什么秦大少?

秦戈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眼神准确的捕捉到那道目光。吴桐没想到自己偷看会被人发现,楞了一下之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秦戈眉头一挑,看来这次相亲的女的倒是胆子挺大,而且没有那些娇娇女的故作矜持。

“来,秦戈,这位是吴总的掌上明珠,芝芝。”秦母笑着介绍道。

“秦大哥您好,我是吴芝芝。”吴芝芝笑的恰到好处又带了点腼腆。

秦戈扫了她一眼,自己什么人没见过,以为堆着个笑脸就看不出你眼里的嫌弃了,真是难看:“无知?这名字有意思。”

吴家人脸色顿时一变,吴芝芝更是气的差点哭出来。

“秦戈!”秦母有些不悦道,“注意你的态度。”

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没事,没事,秦大少肯定是开玩笑的。这男女刚见面嘛,难免都会不自在,要不我们让他们出去走走,他们也好自己了解了解。”吴太太收到丈夫的眼神暗示,笑着提议道。

“那也行……”

“不用那么麻烦。”秦戈直接打断道,“我早说过,娶谁都一样,重要的是飞飞要选谁做他妈妈。”

秦戈话音一落,秦家这边即使早已知道了他的打算,也是听的眉头一皱,何况吴家那边,一个个脸色更是难看起来。

吴芝芝一听,这秦戈不但脾气不好,居然还有个儿子,心里顿时委屈死了。

“吴总,吴太太你们别误会,这孩子呢是秦戈战友的遗孤,是秦戈收养的。”秦母赶忙解释道。

吴家众人听了脸色才好了一些。

“虽然飞飞不是我亲生的,但是我对他会比对我亲生的都要好。”秦戈看着吴家众人掷地有声的说道,“可以这么说吧,如果我未来妻子对飞飞不好,那么我不会和她要自己的孩子。”

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欺人太甚,吴芝芝指甲都要抠断了,我还不想嫁你呢。

“呵呵……”吴二叔这次笑的也有些勉强了,“那什么,我们芝芝也很喜欢小孩子的,节假日的时候还会去孤儿院做义工。”

“是吗,想不到芝芝这么有爱心。”秦母俨然已经把对方当成自己未来儿媳妇了。

秦戈无所谓的笑笑,低下头轻声对飞飞说道:“还记得爸爸上楼前跟你说的话吗,抬头看看。”

随着秦戈的话落,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众人都在等着小男孩的回答,一分钟,两分钟……就在众人都要失去耐心的时候,飞飞终于抬起了头。

吴桐顿时一愣,这不就是自己在大堂撞到的小男孩吗?

小孩似有所觉的望了一眼吴桐,吴桐回了小孩一个善意的笑容。

小孩仿佛受到惊吓一般,飞快的低下头,抓着手里的玩具僵硬不动了。

丈夫患了严重的心理综合症,脾气暴躁,心理医生却说……

秦戈奇怪的望了一眼吴桐,吴桐也是满脸的莫名其妙,自己应该挺受小孩喜欢的啊,不至于吓到人吧。

“飞飞,飞飞,我是奶奶。”秦母坐过来哄着孩子说道,“你抬头看看对面的阿姨,阿姨特别漂亮,他给你做妈妈好不好。”

秦母哄了好半天,就在众人以为飞飞不会再抬头的时候,飞飞终于又抬起头了,在秦母激动的声音指引下盯着吴芝芝看了三分钟,是的,足足三分钟一眨不眨的盯着。

吴芝芝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笑僵了。

“飞飞喜欢这个漂亮阿姨吗?”秦母耐心的问着,只是看完人之后飞飞小朋友又低下了头不出声了。

就在众人屏息以待等着答案的时候,飞飞小朋友却忽然往秦戈身上一靠,直接闭上了眼睛。

“这……”众人一下呆住。

“飞飞困了,我要带他回去睡午觉。”秦戈抱着飞飞站起来就要走。

“你去哪?事情还结束呢?”秦母怒道。

【想看续文,欢迎留言讨论】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抄袭必究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