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是喜剧之王,弟弟是一代歌神,他只是被顺带提及的附属品

这个衰佬是如此的眼熟,你却不会记得他就是《僵尸先生》里的文才和《鸡同鸭讲》里的鱿鱼丝,《摩登保镖》里的邓小龙。

哥哥是喜剧之王,弟弟是一代歌神,他只是被顺带提及的附属品

是的,他终究只是个无名无姓的小丑,在大银幕上扭肩甩胯搔首弄姿,银幕外害羞訥言孤苦终老,他又老又丑,都不敢奢望有女孩子喜欢,他说:我也很难给人幸福。

哥哥是喜剧之王,弟弟是一代歌神,他只是被顺带提及的附属品

他 胆小内向,连过马路都怕,要人牵着手过马路,受了委屈就回家向他哭诉。印象中那个永远闯祸的小丑在2011年11月8日因心脏病猝死家中,被发现时身上已有尸斑,所有人突然发现他竟然已经65岁,数十载演艺生涯,如同上了妆的武丑,翻著筋斗跨过生命的舞台。

哥哥是喜剧之王,弟弟是一代歌神,他只是被顺带提及的附属品

他从小挨穷,坦言即使有人请他吃鱼翅都背脊骨落,豉油捞饭已可扒足三碗。

哥哥是喜剧之王,弟弟是一代歌神,他只是被顺带提及的附属品

许冠杰、许冠文主持《双星报喜》红遍香江之时,许冠英才刚刚入读艺员训练班,在《大刀王五》《风流韵事》和《陆阿采与黄飞鸿》等电影中跑龙套,恍似《喜剧之王》的前半部,连挡一下再死的机会都没有,和电影不同的是,生活竟残忍到绝不肯赋予小丑咸鱼翻身绝地反击演一次英雄的机会。

哥哥是喜剧之王,弟弟是一代歌神,他只是被顺带提及的附属品

1974年许冠文自立门户拍摄《鬼马双星》时,许冠英依然只是有一场戏的赌棍,1976年《半斤八两》中也荣升第三男主角,但很多年后人们记住了反骨仔许冠杰,记住了笑匠许冠文,甚至记住了花瓶赵雅芝,但当你刻意提醒许冠英也演过这场戏时,他们总会出现短时长的错愕,然后不无心虚地会说,哦,就是那个衰仔啊,他好好笑!

哥哥是喜剧之王,弟弟是一代歌神,他只是被顺带提及的附属品

许冠英最后一次露面是在许冠杰的演唱会上,那天他过生日,许冠文带着全场观众唱了几句生日歌,许冠英亮亮登场,并自嘲说:你们非常不公平,刚才许冠文上来时,像楼塌一样,我出来却像鸟飞过。」全程哄堂大笑。

哥哥是喜剧之王,弟弟是一代歌神,他只是被顺带提及的附属品

有一年金像奖请他做嘉宾,他战战兢兢结结巴巴寒酸道紧张的出场,抱紧奖杯生怕被人抢了去,台下顿时笑做一团,却没人想过许冠英一生从未得过任何演义奖项。

哥哥是喜剧之王,弟弟是一代歌神,他只是被顺带提及的附属品

同样是丑生,他不像麦嘉能找来黄百鸣徐克曾志伟一拍就是6部《最佳拍档》让那个光头神探有大把时长大量桥段去挤眉弄眼犯贱耍坏逗我们捧腹大笑,片末还能抱得美人归。

哥哥是喜剧之王,弟弟是一代歌神,他只是被顺带提及的附属品

他也不是吴孟达,不管身边站的是刘德华吴君如还是周星驰都能光芒万丈,许冠英太普通了,永远一副模糊年纪模糊面孔模糊身份的样子,我们只用看冷光从下而上打到他那苦瓜脸上,然后等著他被僵尸咬,等著他上蹿下跳摸爬滚打屁滚尿流,然后在观众席上发出最动物性的笑声。

哥哥是喜剧之王,弟弟是一代歌神,他只是被顺带提及的附属品

甚至很少有人夸他演技好,也许因此他才会拒绝《僵尸先生》的金像奖男配提名,他说「那部片其实我才是主演」。

哥哥是喜剧之王,弟弟是一代歌神,他只是被顺带提及的附属品

他卑微、不美、戆居,挣扎奋斗了一辈子,仍然逃不过小角色的命运,但他依然会在台上唱:「经过多少失败,经过多少等待,告诉自己要忍耐。

哥哥是喜剧之王,弟弟是一代歌神,他只是被顺带提及的附属品

某一天也许我们会发现,那些记忆深处的英雄美女恶霸小丑真的会消失不见,在我们所逼近他们曾经的年纪。也会有人老,也会有人死,也会有人连回忆都剩不下。所以还是为这个无名无姓的小丑干一杯吧,也为着这个无名无姓的年代。

哥哥是喜剧之王,弟弟是一代歌神,他只是被顺带提及的附属品

许冠文曾经说:他的(许冠英)这种病可大可小,最怕的就是半身不遂,他又无儿无女,非常孤独的一个人,走的并不痛苦,安安乐乐,这样也好。

是的,这样也好!我们只能在胶片中一次次的重温许冠英那滑稽却充满孤独的身影。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